埃博拉最新消息:纽约首位埃博拉病毒患者痊愈

纽约首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克雷格斯宾塞医生已经治愈,尼娜曾接受美国首位康复的埃博拉患者肯特布兰特利的输血治疗,纽约现埃博拉感染者 身体不适乘坐过地铁出租车

图片 1

治疗纽约首位埃博拉病人的纽约贝尔维尤医疗中心((BellevueHospitalCenter))10日表示,纽约首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克雷格斯宾塞医生已经治愈,体内已经没有病毒,将于11日离开医院。

最近,西非埃博拉疫情的死亡率已从50%升至70%。而美国共治疗9名埃博拉患者,截至24日,除一名利比里亚来美探亲的患者死亡和一名美国医生仍在治疗外,其余患者已全部康复。美国怎么治疗埃博拉出血热?经验是否具有借鉴意义?

图片 1

10月23日晚,纽约确诊首例埃博拉病人。这名叫克雷格斯宾塞的纽约市首位埃博拉患者,是一名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医生,今年33岁,曾在西非疫区国家几内亚从事医疗工作,于10月17日返回纽约,但并没有立即出现埃博拉病毒感染症状。

美国埃博拉 特效药?美国也没有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也没有治疗埃博拉的特效药,国际上所有埃博拉试验性药物的效果均未得到人体试验验证。24日出院的美国护士尼娜范没有使用过任何试验性药物。
尼娜从发病到出院仅两周时间,本月10日出现低烧,12日确诊感染埃博拉,16日转至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治疗。她为何这么快康复?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24日回答说:我们也希望能给出一个答案,但我们也不知道。不过,福奇还是总结出两大原因:首先,尼娜年轻、身体好;其次,她及时获得重症护理。
尼娜到底获得什么样的治疗?福奇没有详细说明,仅强调支持性治疗,让埃博拉患者恢复健康最重要的是,给予他们常用的医疗支持,让他们身体有能力把病毒清除。
尼娜曾接受美国首位康复的埃博拉患者肯特布兰特利的输血治疗。布兰特利本人曾接受一名利比里亚男孩的输血。输血治疗是否有效?福奇说,有很多因素可能帮助患者康复,但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个因素。输血疗法还需要更多临床研究。
关键是有力的支持性治疗
两个月前布兰特利和他的同事南希赖特博尔康复出院时,救治他们的医生布鲁斯里布纳曾指出,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关键是有力的支持性治疗,比如给病人补充含电解质的液体和抗凝血治疗。
里布纳说,西非埃博拉疫区的主要问题是缺乏相关基础设施和检查设备,把布兰特利和赖特博尔接回美国治疗是正确决定。虽然他们使用过埃博拉试验性药物ZMapp,但很有可能是医院护理水平和支持性治疗帮助两人康复。
德国也有在没有使用埃博拉试验性药物的情况下治愈一名病患的经验。德国汉堡大学医院22日说,他们用5周时间,治愈一名出现败血症、呼吸衰竭和脑病等并发症的36岁重症埃博拉患者。
汉堡大学医院医生发表在美国《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网络版上的论文说,支持性重症治疗,包括大量补充水分以及使用广谱抗生素和呼吸机,使得这名患者在没有使用埃博拉试验性药物的情况下康复。
美国反思医疗监控体系
截至24日,美国只有一名埃博拉患者死亡来自利比里亚的托马斯埃里克邓肯。美国媒体认为,邓肯的例子表明美国医疗监控体系依然有很大的漏洞,需要反思。
美国有四个专门治疗高危传染性疾病的医疗机构,迄今康复的7名美国埃博拉患者都是在这四家机构接受治疗的,但收治邓肯的医院不在其列。这表明,美国医疗体系的相关动员、警惕性和收治能力都显不足。随着埃博拉输入风险加大,美国将考虑指定医院专门收治埃博拉患者。
疫情 埃博拉病例数过万
世界卫生组织25日发布最新埃博拉疫情报告称,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美国、西班牙、马里以及已结束疫情的尼日利亚与塞内加尔累计出现埃博拉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10141例,其中4922人死亡。
报告称,在疫情重灾区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其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已达10114例,死亡4912人。目前,塞拉利昂国内全部行政区都已至少报告1例埃博拉病例,利比里亚仅有1个行政区未发现病例。
美国、西班牙、马里与尼日利亚、塞内加尔五国则报告了源自西非重灾区的输入型病例或本土感染病例,其中美国出现4例确诊病例,死亡1人;西班牙与马里各出现1例确诊病例,马里首位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女婴已于24日死亡。
此外,尼日利亚累计出现埃博拉病毒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20例,死亡8人;塞内加尔出现1例病例。不过,世界卫生组织已分别于本月17日和20日宣布塞内加尔与尼日利亚埃博拉疫情结束。
报告还称,截至10月23日,埃博拉疫情已共导致450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244人死亡。
美两州开始强制隔离疫区来人
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和新泽西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24日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即日起加强纽约市约翰F肯尼迪国际机场和新泽西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的防控措施,对来自几内亚、塞拉利昂、利比里亚,且曾直接接触埃博拉病人的所有乘客强制隔离21天、即埃博拉病毒在人体内的最长潜伏期,地点可在家中或医院。
按照美国联邦政府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现阶段规定,所有来自这三个西非国家的乘客抵美时必须从肯尼迪、纽瓦克等五大机场入境,接受埃博拉症状筛查,留下联系方式,在21天内每日向卫生部门报告体温及其他体征。只是,并不要求他们自我隔离,也不限制其出行。
然而,纽约市23日晚宣布确诊一例埃博拉病例。患者克雷格斯潘塞现年33岁,医生,17日从几内亚经由比利时转机回国,通过机场筛查。病发前,他坐过地铁,打过的,去过保龄球馆、咖啡馆、餐馆和公园。斯潘塞的活动范围引起外界对联邦政府防控措施不力、可能导致疫情扩散的担忧。

纽约现埃博拉感染者 身体不适乘坐过地铁出租车

10月23日早晨,斯宾塞医生出现39.4℃的高烧和腹泻症状,被紧急送往医院,并被证实感染埃博拉病毒。

美国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23日宣布,纽约确诊首例埃博拉病毒感染者。这是美国本土确诊的第四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此前三位感染者均在得克萨斯州。

纽约贝尔维尤医院10日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经过周密的治疗和严格的测试,斯宾塞医生对公众健康已经不具备风险,11日将离开医院。

这位感染者名为克雷格斯潘塞,曾作为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医务人员在几内亚埃博拉疫区工作过,也去过西非其他两个疫区国家。

美国媒体表示,斯宾塞医生的治愈进一步表明,经过美国先进医疗系统的治疗,埃博拉病毒在美国的致死率远低于缺乏专业医护人员和先进医疗设备的西非国家。目前,西非疫区国家埃博拉患者死亡率在70%左右,而在美国治疗的埃博拉患者多数幸存下来。但美国首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托马斯埃里克邓肯,因治疗延迟,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医院死亡。

33岁的斯潘塞本月1日乘飞机经欧洲返回纽约,当时没有可疑症状,行动一直未受限制。他22日还在纽约乘坐地铁和出租车,并去过一个保龄球馆。

世卫组织最新疫情通报称,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这三个疫情肆虐最严重的西非国家,确认、疑似或可能病例共有13241例,其中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有4950人死于埃博拉病毒。

由于出现高热和胃肠道不适,他于23日被纽约市消防局急救队送入医院,随后被确诊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美国官员说,斯潘塞曾于23日进行自我隔离,并监测自身体温。

纽约现埃博拉感染者最新消息 埃博拉病毒通过体液传播

一种名为埃博拉的病毒在非洲传播开来,并且造成了无数人的死亡。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23日晚间表示,一名从西非疫区返回纽约的医生被确认感染了埃博拉病毒,这是纽约市第一例埃博拉患者,也是美国第四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

纽约23日晚间证实确诊首例埃博拉病人后,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与纽约市卫生官员等当晚在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纽约市民没有理由因为这名医生被确诊感染博拉病毒而感到恐慌。

这名叫克雷格斯宾塞的纽约市首位埃博拉患者,是一名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医生,今年33岁。根据纽约市卫生专员玛丽巴西特当晚提供的消息,这名确诊的埃博拉患者10月12日结束了他在西非疫区国家几内亚的医疗工作,几天后离开非洲,经由欧洲于10月17日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据介绍,他结束西非的旅行回到美国后每天测试体温两次,并没有立即出现埃博拉病毒感染症状。

根据纽约市政府官员提供的消息,斯宾塞医生22日开始出现症状,他将自己隔离在自己的公寓,23日早晨病情加重,出现39.4℃的高烧和腹泻。通知官方后,被紧急送往医院。

目前,这名埃博拉患者在曼哈顿贝尔维尤医院的病房接受隔离治疗。与这名埃博拉患者有过接触的3个人已经被隔离,包括他的女友和两位朋友。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向纽约派出了埃博拉病毒反应小组,并将进一步确认最初的测试结果。

纽约市政府官员承认,在这名患者发病前一周曾去过餐馆,搭乘过地铁、出租车,去过保龄球馆等公共场所。但纽约市卫生官员强调,在他发病前,传染埃博拉病毒的可能性很小。

纽约市卫生官员说,埃博拉病毒通过直接接触感染者的体液传播,普通人不会因为身处埃博拉病人附近而被感染,所以普通纽约人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可能性很小。

与具有高传染性的埃博拉病人密切接触的医护工作者是埃博拉病毒感染的高发人群。据报,今年在西非已有超过440名卫生工作者感染埃博拉病毒,其中一半已经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