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共享经济”到“共享手术室”还有多远?

特别是像拖拉机和农业机械等大型农具是最常被共享的生产工具,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董事长曹谊林教授、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院长郭树忠教授及医美梦之队邢新教授、杨大平教授、陈万芳主任、夏文华主任、吴焱秋主任、师俊莉医生、隋冰医生、薛凯文医生等专家,55000家共享医疗中心已成为王颖等消费者愈发主流的选择

图片 9

共享经济或许是当下中国经济领域最火的一个概念了,除了共享单车外,共享汽车、房子、充电宝、雨伞、篮球、停车位等多种多样的共享模式层出不穷,似乎一夜之间,神州大地所有的行业都通过引入共享经济而升级了。

原标题: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一周年庆典 医教研一体化显成效

图片 1

据考察,共享经济这个术语最早由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于1978年发表的论文中所提出的。

消费时报网
2018年9月12日,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一周年庆典在院内举行,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董事长曹谊林教授、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院长郭树忠教授及医美梦之队邢新教授、杨大平教授、陈万芳主任、夏文华主任、吴焱秋主任、师俊莉医生、隋冰医生、薛凯文医生等专家,以及联合丽格董事长李滨先生、联合丽格董事总经理慕安先生、联合丽格集团北京事业部总经理纵亚男先生、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总经理毕志刚先生、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首席运营官马晓萍女士、知名整形美容专家丁小邦博士、新氧APP创始人金星先生、《咋整呢呵呵》创始人林呵呵女士和众多医疗器械厂家纷纷出席庆典,联合丽格集团总院长王志军教授虽未能到现场,仍通过视频祝愿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越来越好。同时更吸引了众多媒体到场,听取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快速成长的经验。

在“30万元选择一家知名医院”和“5万元选择一个靠谱医生”之间,王颖把赌注押给了后者。

但在我看来,共享经济在我们老家的小山村早就是家常便饭的事了,最典型的例子便是村民间对农具的共享了,特别是像拖拉机和农业机械等大型农具是最常被共享的生产工具。分田到户之后,不可能每一家都购买大型农业工具,于是一家购买,大家付费使用,共享便成了解决单个农户资源不足的最好办法。

图片 2

不久前,王颖刚刚在美国“Medical Mall”完成垫鼻、削骨等多项手术。

共享经济的定义是闲置资源的使用权交易。共享经济的五个要素分别是:闲置资源、使用权、连接、信息、流动性。共享经济关键在于如何实现最优匹配,要解决技术和制度问题,但共享经济的核心是资源共享。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董事长、长江学者、国际知名“人耳鼠”科学家曹谊林教授发言

“医生才是手术的关键,甚至是唯一重要因素。留学生的生活费有限,我要把钱花在刀刃上。”王颖对投中网坦言,“纠结了挺久,毕竟是关乎外形的大手术。”

医疗领域有多少共享经济的案例我并不清楚,但以医疗设备租赁起家的联合丽格董事长李滨先生大概是最早尝试进行共享经济的人之一吧。或许受早期创业经验的启发,他建立联合丽格第一医院的最初设想就是为医生们搭建一个共享医疗资源的平台。他的计划是建一所医院,任何医生都可以带着自己的病人到这所医院开展诊疗工作,当然主要的目标客户是整形美容外科医生。

医改,让更多优秀医生投身医疗美容自主创业大潮!

在美国,55000家共享医疗中心已成为王颖等消费者愈发主流的选择;在中国,共享医疗对传统医院的颠覆才刚刚开始。

梦之队医生集团进驻联合丽格第一医院后,曹谊林院长也提出了把这所医院建设成整形外科医生开展医疗美容的平台的设想。现如今国家鼓励医生们开展多点执业,但外科医生多点执业是需要一定的环境和条件的,最需要的便是手术室和病房等医疗资源。一个环境优美、服务一流、设备先进、提供麻醉、安全有保障的医疗平台是医生们开展多点执业最想要的。

2012年,十八大报告指出:国家支持社会民营资本办医,明确发展大健康产业;2017年十九大报告指出国家开始。国家大力推动医改,让民营医疗开始迅速发展,并反超公立医疗占比60%以上。

“整形医生创业潮正处于爆发的前夜。”知名VC医疗投资合伙人马飞对投中网如是评价,“共享医疗所带来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庞大的综合医院统治医疗产业的时代,有可能从此衰落甚至瓦解。”

如今,李滨董事长和曹谊林院长的设想正在逐步变成现实,一些拥有精湛技术的整形外科医生正在借助联合丽格第一医院这个一流的医疗美容平台来院开展诊疗工作,虽然很多医生仍然不能真正自由的开展多点执业,但我相信,随着国家医疗制度改革的逐步深入,会有更多的整形外科医生能够利用业余时间到联合丽格第一医院多点执业。

在一片大好的发展前景下,医生作为医美行业的核心资源,终于开始有了流动性。从江湖飞刀到多点执业,再到跳出体制成立医生集团、医疗集团。让中国社会化医疗机构的数量反超了公立医疗机构的数量,医生集团从二三百家骤然增长到了突破千家,行业变化可见一斑。

医美共享医院来袭

这几天我在认真研读十九大报告,研读的越深入,我对国家医疗改革的前景越有信心,医生们彻底摆脱制度束缚的日子相信不会太远了。作为先行者,探索一条新路无疑会遇到很多困难与阻力,包括部门管理制度设置的不合理、市场的恶性竞争、同行的不理解,但我们在制度上的创新与探索中积累的经验与教训无疑将可供后来者所借鉴。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不仅仅在为自己探路,我们实际上是在为同行拓荒。

医生如何才能在脱离公立体制后,保证不断进取学习外,还能将医疗机构带入经营正轨,成为了众多医生面临的头等大事。

“坚决不做直客”,这是联合丽格集团董事长李滨对最新开业的丽格二院的定位。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医美梦之队,在半年内实现收支平衡。

2019年11月8日,中国首家医美共享医院——北京联合丽格第二医美美容医院宣布开业。据投中网了解,该医院由联合丽格集团与新氧科技共同投资创立,目前仅对自由执业医生、条件受限的小机构、从渠道代理商获客的医美医院开放。

由国际著名组织工程专家、世界著名“人耳鼠”首创科学家曹谊林教授、以及国际第二例、国内首例换脸术主刀医生郭树忠教授联袂领衔的“医美梦之队”医生集团整体入驻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后,在成立之初,同样面临诸多问题。

“主要是先跑通模式,不是为了盈利。”李滨对投中网直言,“我们想看怎样能用更低的成本让医院活下来,通过这一过程测算收费标准到底是多少,带有一定实验性。”

图片 3

事实上,丽格二院并非共享医疗首例。受政策的催熟及资源的需求下,近两年,共享医疗已成为不可逆的趋势。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院长、国际知名体表器官再造专家、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郭树忠教授发表讲话

2018年6月1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医师审批工作的通知》。在该文件中,“医疗机构可以将检验、病理、影像、消毒等委托给独立第三方医疗机构或有条件的医疗机构”被明确提及。

郭树忠教授在发言中表示:最大挑战便是市场的开拓与内部的运营管理。面对来自市场的激烈竞争和巨大压力,第一医院坚持“回归医疗为本”,抛弃过度市场营销的传统民营医院管理模式,而是以医疗技术为核心展开工作。

这意味着“共享医疗”的探索模式正式获得了国家卫生健康主管部门的认可。

面对诸多考验和压力,在曹谊林和郭树忠两位教授的带领下,新的医疗运营团队在重压下寻找突破,通过改进组织架构、探索运营模式、拓展市场、提升服务等一系列动作后,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快速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跟,并在半年内快速实现了收支平衡。

医生资源方面,据市场不完全统计,中国14.4%的医生每周工作时间在40小时以内,即每工作日低于8小时,结合目前近289万执业医师数量,有近42万医生能够在工作闲时实现“共享”。

“医、教、研”与爱心善举并存,获得同行的认可和消费者的信赖。

“特别是在一些门可罗雀的小医院,医生和护士资源均有闲置。在医疗设备和病床方面,很多基层医疗机构的使用率较低,同样造成了医疗资源的闲置。”马飞对投中网表示,“共享医疗的首要意义,一定是让优质的医疗资源走出‘体制牢笼’,尤其是优秀的人才。”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作为民营机构,坚持“医、教、研”一体化。在这里,曹谊林教授和郭树忠教授联手完成了第一个完全由组织工程软骨为原料的耳支架;随后,该项技术在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开展临床试验并进行志愿者招募。

医美从业医生为“解放”来临的首批受益群体。

图片 4

“不同于其他医疗领域,医疗美容不依赖医保支付,具备很强的市场性和消费属性。”马飞认为。

联合丽格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滨先生在庆典中致辞

“各个专科,或者各个级别的医生出来的时间点有先有后。”启明创投执行董事高金达告诉投中网,“有的专科可能更独立,或者说更市场化一些,如齿科、眼科、医美,慢慢会影响到其他专科。”

以“从研讨中出真知,实践中出结论,碰撞中出创新”的目的举办“丽格学院鼻整形研习班”,吸引众多鼻整形领域大咖专家纷纷出席,并将自己的鼻整形理念进行分享。其中,曹谊林教授的《组织工程软骨在鼻整形的应用》和师俊莉主任的《鼻尖整形新理念——全耳软骨综合鼻尖整形》成为研习班讨论焦点,让参会学员收获知识的同时更清楚未来鼻整形领域的发展方向。

“过去医生创业要找铺面、租房子、申请牌照、雇人、买设备、作营销,还要应付日常的经营管理。”新氧董事长兼CEO金星向投中网表示,“共享医疗能大规模降低医生创业的成本、让医生更加回归医疗本质、让社会资源得到充分利用、降低医疗风险和加强行业规范。”

除了在“医、教、研”一体化上的坚持外,作为丽格慈善基金会的救助平台之一,郭树忠教授救助了38位小耳畸形患儿。除此之外,郭树忠教授团队免费救助了因幼年时烫伤导致无法抬头的小龙,以及车祸丢失鼻子的“口罩男”小贾,帮助他们重拾希望,回归社会。

从市场化的资本角度来看,高金达同样认为,医生走出体制是一件好事情,“如果核心的医疗资源都被锁定在公立体系内,并不是很好的一个状态。现在发生改变,对投资而言是有利的。”

邢新教授加入丽格医美梦之队,整形美容行业“三巨头”聚首。

资本“重返”共享?

在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一周年庆典之际,以曹谊林教授、郭树忠教授为核心带头人的“丽格医美梦之队医生集团”,又迎来了一位整形专家邢新教授的加盟!

资本闻风而动。

图片 5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共享医疗行业在2019年成为最受资本热捧的领域之一,相比于2018年融资规模增速高达661.8%。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业务院长邢新教授在会中发表讲话

然而,昔日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经济从疯狂烧钱到续命延喘仍历历在目。共享医疗,可以幸免于此吗?

邢新教授,作为中国当代整形的代表人物之一,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整形外科原主任。从事整形外科医教研工作30多年,擅长瘢痕畸形矫正、难治性创面修复、体表肿瘤手术治疗、两性畸形诊治以及面部美容重建,尤其是在应用皮瓣修复组织缺损及眼睑美容重建手术等方面具有独到之处,在临床科研中,更是收获众多殊荣。

“前些年的共享大多是To C模式,而共享医疗实际上是To
B。”金星对投中网回应称。

邢新教授将坐诊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与曹谊林教授、郭树忠教授、杨大平教授等著名学者一起,继续谱写中国整形界医生自主创业的历史新篇章。

金星口中的“B端”,指代医生群体。“一个医生如果在一家大的民营医院工作,每做一台手术,从这台手术金额当中拿到的奖金是这台手术的5%-10%。如果是自己开诊所,30%-40%是营销费用,20%是耗材和设备的费用,10%左右是医护人员的费用,10%房租费用。综合下来,一台手术当中能拿到的钱,可能只有20%-30%。”金星分析认为。

联合丽格集团总院长王志军教授发来视频,祝贺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在开业成立一周年之际,又一位优秀的整形美容专家——邢新教授加入到“医美梦之队”医生集团。在一年的时间里,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坚持科学发展观、坚持科技创新、坚持走“医教研一体化”道路,并快速实现了收支平衡,为众多民营医疗的发展指明了新的、可探索道路。

金星算了这样一笔账,“在丽格二院这样的共享手术中心,院方提供设备、场地、药物、相关配套检测、护理和麻醉团队等,医生只要提供技术。每一个手术室,一个小时的价格是固定的。一台手术少说做两个小时,只要把手术室小时费用给到我们,收5万元也好10万元也好,都是医生自己的,这极大地提高了医生的工作效率和收益。”

图片 6

除此之外,金星认为,共享模式能降低医疗风险和加强行业规范。相比很多小型诊所,集约性共享医院的设施和医疗保障团队更加完善。

联合丽格集团总院长王志军教授发来祝贺视频

总结来说,“这个模式能够让合适的医生、合适的患者,用最合适的价格,在一个严格管控质量的平台上实现治疗。”李滨告诉投中网。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成为“非公协会整形美容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临床实验基地”。

然而,线下医院的经营管理对专业性要求极高,共享模式则加剧了其中的复杂性。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自成立以来,以“至善、至精、至美”为院训,始终坚持医教研一体化的发展方向,以仁心仁术、技术创新、责任担当积极推动中国医美行业的健康发展。坚持临床使用正规医疗美容器械和医疗美容药品,并携手知名正品医美上游产业线厂家共建“医美正品联盟”。

“我们有看过共享医疗项目,但还没有出手。”高金达对投中网表示。

图片 7

在投资逻辑上,“我们主要关注三个方面。其一,在共享医疗提供方的主体和临床医生或专家团队的合作中,前者能在整个模式中提供多少价值并获取多少比例的收益;其二,对比同行或类似竞争对手,能够提供哪些差异化的服务;其三,共享医疗提供方的主体与下游合作医生能够有多强的绑定程度。”高金达介绍。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被授牌为“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整形美容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临床实验基地”和“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诚信服务自律公约签约单位”

对于具体专科的选择,高金达提到了两个要素,“一是从外部信息来看,这个行业本身要是有潜力的大行业;二是这个行业的竞争结构还处于没有绝对寡头的状态。”

庆典中,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被授牌为“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整形美容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临床实验基地”和“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诚信服务自律公约签约单位”,医院依靠强大的医师团队和医疗技术力量逐渐发展成为全国整形失败修复基地,为整形失败的提供修复机会。

医生IP效应,医美共享医疗实现的前提

同时,郭树忠教授作为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与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天津南开大学等知名院校合作,成为整形美容行业的人才培养基地,为中国整形美容行业贡献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医美行业的发展,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随着医疗技术的逐步升级,消费者需求也将出现明显变化。

图片 8

“对技术和服务有着更高的要求,他们希望找到在自己需求方面有更多临床案例的医生,医生个人研究方向垂直化会是一个趋势。”金星提到。

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董事长曹谊林教授(左上)、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院长郭树忠教授(右上)、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技术院长邢新教授(图中)、联合丽格集团创始人李滨先生(左下)、新氧APP创始人金星先生(右下)分别接受媒体采访

2015年,医美风口爆发。彼时,诸多医疗美容机构热衷于成为综合性整形机构,导致整形医生常常“多线经营”。

未来,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秉承“至善、至精、至美”的院训。尊重医生、回归医疗,始终坚持医教研一体化的发展方向,始终坚持医疗技术与学科建设为核心竞争力。续写昨天的辉煌,期待明天的美好,将以新高度、新起点积极推动中国医美行业的健康发展。

然而,“当医生逐渐成熟以后,就要逐渐筛选一个自己最强的方向,这个其实就是定位。需要找到能领先同行的地方,在专业领域上让大家第一时间想起你。”医美从业者薛志强对投中网表示。

图片 9

换言之,医生的IP效应成为了医美共享医疗实现的前提。

部分参会“医美梦之队”成员和与会嘉宾合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另一方面,除“医生IP”外,“技术驱动”成为了医美共享医疗的第二个关键词。在严格管理下,共享医疗平台应配有国家认证的各类激光器械、高端医美针剂、药品、耗材等。

责任编辑:

“医美行业本质上来讲是一个技术驱动行业,这个跟很多人的理解不一样。”金星对投中网表示,“很多人以为医美就是靠医生拿把手术刀,其实不是的。现在医美越来越技术驱动,上游的一些厂商发明新的设备、新的药品、新的材料,这些东西会通过医生的培训、教学,去逐步市场化落地。”

“技术精进没有尽头。”柠檬医美整形机构朱晓波医生对投中网表示,“整形手术也不光是技艺的比拼,更是审美的碰撞。”

2004年,北京医科大学神经外科硕士毕业的朱晓波成为了班里60位学生中唯一一位选择攻读整形外科博士学位的人,“医美同样归属医疗行业,医疗的本质不能变。”而如今,最重要的则是,“在浮躁的环境下坚持原则底线。”

医生如此,医美共享医疗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