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首创肾性贫血新药罗沙司他在中国率先获批

大量非透析贫血患者没有得到及时治疗,罗沙司他被批准用于慢性肾脏病透析患者的贫血治疗

日前,北京市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田晓娟在第二届北京国际医学工程大会暨产品与技术交易博览会上表示,在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快速审评审批的全力支持下,全球首个用于治疗肾性贫血的口服药物罗沙司在中国的Ⅲ期临床研究已经完毕,领先全球其他国家的临床研发进度,正等待审批,而罗沙司他也有望成为历史上第一次全球研发并率先在中国上市的1.1类新药。

2018年12月18日,由珐博进中国和阿斯利康中国在国内合作开发的一款国产1类原创新药、全球首个口服低氧诱导因子脯氨酰羟化酶抑制剂——罗沙司他(商品名:爱瑞卓®)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上市批准。罗沙司他的获批成功实现了三“首”的创新突破,成为首个采用全球创新机制HIF、首个中国本土孵化、首个率先在中国获批的全球首创原研药。罗沙司他被批准用于慢性肾脏病透析患者的贫血治疗,包括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患者。
中国CKD患者数已超1.2亿,肾性贫血为CKD肾功能失代偿期主要并发症之一,其在透析患者发病率高达98.2%,但透析患者的贫血治疗达标率(Hb≥11g/dL)仅为21.3%。肾性贫血控制不佳增加透析患者心血管事件与死亡风险,不仅影响患者身心健康与社会功能,还为其家庭乃至社会带来沉重疾病负担。目前肾性贫血的标准治疗方法为口服或静脉补充铁剂,以及注射促红细胞生成素。
这次获批上市的罗沙司他胶囊,是一种全新的口服低氧诱导因子脯氨酰羟化酶抑制剂,可以诱导红细胞生成,治疗肾性贫血。临床研究显示罗沙司他可以用于透析的肾病患者以及未透析的末期肾病患者,疗效好于注射促红细胞生成素,且不需要静脉补铁。该药获得国家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科技专项支持,这一国际首创全新作用机制原研药的全球同步研发、中国的率先孵化,彰显了我国新药创制实力的提升,是国家深化药审改革、鼓励医药创新的成果。

肾病并发贫血传统治疗不完美

贫血是慢性肾脏病患者最常见的并发症和死亡原因之一,在患者进入透析阶段后的前8年,死亡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总医院副院长刘志红在会上指出。

根据我国血液透析登记系统的数据,目前我国肾性贫血治疗达标率相对较低,大量非透析贫血患者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可能加速肾脏疾病的进展和增加透析风险。更重要的是贫血降低生活质量,患者由于供氧不足全身乏力,自从采用注射促红细胞生成素治疗贫血之后,很多CKD患者才得以重返生活,重返工作岗位。华山医院肾病科主任郝传明教授说。他介绍,EPO也存在着弊端,可能引发不良心血管反应甚至是死亡。此外,大多数患者仍需同步注射静脉铁剂,以控制贫血,而静脉铁剂也存在很多潜在风险。

拉斯克奖背书带来治疗希望

2016年,哈佛医学院的WilliamG.Kaelin,牛津大学的PeterJ.Ratcliffe以及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GreggL.Semenza获得有着诺贝尔奖风向标之称的拉斯克基础医学奖,获奖理由是他们发现了低氧诱导因子信号通路与细胞感知、适应氧气有关联。

Semenza在1992年发现的低氧诱导因子,使临床医学对于肾性贫血的治疗有了全新的认识和科研方向。低氧诱导因子具备综合调控能力,从1995年发现靶点到2009年完成临床前研究,人们陆续发现低氧诱导因子可以调节多种基因转录,如刺激细胞生成、形成新生血管、铁代谢等。

罗沙司他,一种全新的口服低氧诱导因子脯氨酰羟化酶抑制剂,目前已在中国率先完成Ⅲ期临床研究,其疗效优于注射促红细胞生成素。刘志红院士对罗沙司他的Ⅲ期临床结果充满信心。

临床实验证明,罗沙司他可以诱导红细胞生成,而且是一种稳定的低氧诱导因子。因此,无论是尚未接受透析的慢性肾病患者或是需要透析治疗的末期肾病患者,都能使用罗沙司他治疗贫血,且不需要静脉补铁。由于诱导的内源性红细胞生成素升高是适度且一过性的,耐受性良好,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心血管事件风险升高。这表明该药口服安全、有效,能够为肾性贫血患者提供更优的治疗方案。

终末期肾病预防应是重点

在肾脏病领域,目前我国透析患者已全部进入城镇和农村大病医疗保险,国家医保花费巨大,负担沉重。我国终末期肾病患者数为100万~200万,接受透析的患者人数近40万,年增长率高达15%~20%,透析年治疗费用约10万,政府医保和患者都将面临巨大的经济负担。

刘志红院士和郝传明教授在会上同时呼吁,应该将终末期肾病的工作重点转移至预防,在降压和降糖的同时,高度重视贫血治疗,积极延缓CKD患者的疾病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