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神药”:饱受质疑的神经节苷脂被限

各大网站爆出一个惹眼的新闻救命药被送错了地方,神经节苷脂是中国医药市场仅次于白蛋白的最畅销药物,神经节苷脂则居神经系统用药销售额第一位

怪象之一:疗效不确切的被当为神药

辅助药TOP5前景预测 2014年销售额达到17.6亿
在中国,有一类特别畅销的药物,尽管在全球市场销量平平,但在中国使用非常广泛,其中的代表为神经节苷酯、前列地尔、磷酸肌酸、胸腺五肽、奥拉西坦和复方哌拉西林他唑巴坦。这些药物在欧美主流治疗指南中都不常见,但在中国地位却非常稳固。

神经系统用药市场的一场变局已经悄然发生。7月1日,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公布,20个品种中,常年雄踞神经系统用药销售额前列的神经节苷脂、奥拉西坦、小牛血去蛋白、鼠神经生长因子等超10亿元的大品种名列其中。实际上,由于辅助用药监管、医保控费等政策的出台,这些药品在近两年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销量下滑。在此次公布的品种中,由于神经节苷脂产品使用范围覆盖医院多个科室,多年位居神经系统用药销售额榜首,年销售额一度超过20亿元。《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这样一款“神药”的原研药却早已被中国禁止进口、销售和使用,国内厂家生产的仿制药也曾被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文要求修订说明书。同时,其笼统的适应症描述也受到众多医生、药师的质疑。随着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的陆续公布、医保控费的持续趋紧,我国神经系统用药市场结构变革已经势不可挡,一批价格高昂的“万能神药”必将走下神坛。原研药被禁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GM1)是中枢神经系统细胞中存在的众多神经节苷脂的一种(以下简称“神经节苷脂”),在临床上使用十分广泛,覆盖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儿科等多个领域。根据平安证券研报,2018年神经节苷脂在样本医院销售额达12.69亿元,居所有品种第26位,神经系统用药第二位。2017年,神经节苷脂则居神经系统用药销售额第一位。国家药监局官方网站显示,神经节苷脂药品共25个批文,涉及8个生产厂家。神经节苷脂的原研药为巴西的医药公司生产的“重塑杰”和阿根廷的医药公司生产的“施捷因”。除了巴西和阿根廷,神经节苷脂仅在中国上市。然而,“重塑杰”和“施捷因”却因为存在重大安全风险被中国停止销售、使用。2017年6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暂停销售使用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液的公告》,总局组织开展进口药品境外生产检查,发现“重塑杰”的生产工艺与注册工艺不一致,存在重大质量安全风险,决定在中国境内暂停销售、使用和进口。2017年10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再次发布公告,“施捷因”因生产和质量管理不符合中国《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而被暂停在中国境内销售、使用和进口。尽管原研药品已经被暂停进口,但国内仍有多家医药公司生产销售神经节苷脂的仿制药,并常年雄踞神经类药品销售额榜首。不过,国家药监部门此前曾发文要求修订神经节苷脂的药品说明书。为保障公众用药安全,2016年11月10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修订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剂说明书的公告》,决定对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剂说明书增加警示语,并对【不良反应】【禁忌】【注意事项】【儿童用药】等项进行修订。记者查阅齐鲁制药生产的“申捷”、哈尔滨医大药业生产的“博司捷”、长春翔通生产的“澳苷”、四环制药生产的“澳环”等神经节苷脂产品说明书看到,上述产品适应症均为用于治疗血管性或外伤性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帕金森氏病。在不良反应一项,修订后的产品说明也较为详细,提示包括皮肤及附件损害、全身性损害、呼吸系统损害、神经系统损害及精神障碍、胃肠系统损害、心血管系统损害和其他。“万能神药”原北京和睦家医院药剂师冀连梅指出,神经节苷脂的说明书中更应该修订的是那句“万金油”属性的适应症——用于治疗血管性或外伤性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因为这句笼统的适应症,这药便被过度应用到与神经损伤沾边的一系列疾病上,如脑出血、缺血性脑卒中(俗称“中风”)、创伤性脑损伤甚至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等。在神经节苷脂的生产厂家之一赛隆药业官方网站的产品页面上,宣传语显示神经节苷脂是“国际公认修复神经、促进神经再生的高效药物”。另外网站显示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具有机理独特、疗效显著、安全性高、适应症广、用药科室多等优势,是唯一可以通过血脑屏障并对中枢神经系统具有修复和保护作用的神经节苷脂。赛隆药业产品招商宣传页显示,神经节苷脂可用于神经外科、神经内科、老年科、急诊科、儿科、骨科、肿瘤科等科室。赛隆药业方面未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作出回应。对于神经节苷脂在众多领域的作用,冀连梅和北京和睦家药师牟金金通过检索评估,对其有效性提出了质疑。对于急性脊髓损伤和急性缺血性脑卒中,Cochrane系统评价纳入的对照研究结果均表明神经节苷脂与安慰剂之间没有统计学意义的差异,没有证据支持神经节苷脂在急性脊髓损伤和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患者中的益处,反而要警惕其不良反应。2002年美国神经外科医师协会发表的急性脊髓损伤药物治疗循证指南指出,将神经节苷脂纳入治疗标准和治疗指南的证据都是不充分的,它的临床益处并未被证实,可以作为一种辅助治疗选择。2013年更新版则指出,在急性脊髓损伤患者中不推荐使用神经节苷脂。对于帕金森氏病,目前一些小样本研究发现神经节苷脂或许可以改善帕金森氏病患者的症状和减缓其疾病进展。国内一篇系统评价显示可以改善帕金森氏病患者的运动功能,不良反应轻微,注射部位相关不良事件比安慰剂组高。对于化疗引起的周围神经病变,有系统评价研究显示其在降低周围神经毒性发生率方面优于安慰剂。纳入相关研究均为中文研究。同时偏倚风险较高,其结论有待进一步证实。查到的中文文献基本上都显示神经节苷脂有效,但是冀连梅和牟金金认为纳入的这些中文文献研究普遍质量低,结果不可靠。因此,冀连梅指出,对于说明书上的适应症:血管性或外伤性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和帕金森氏病,其支持证据并不充分,不推荐常规使用,最多作为一种辅助治疗选择,同时也要警惕其不良反应。对于超说明书的适应症,包括超用药人群,如“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均缺乏高质量证据支持,因此,不推荐使用。重点监控我国神经系统用药市场规模庞大。根据国内样本医院数据,国内神经系统用药市场规模从2012年的138.7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24.88亿元,在治疗大类中居第4位,占比9.85%。然而,平安证券研报指出,我国神经系统用药等大类用药结构与国外不同,营养类、辅助类药物居多,且用药金额较大。随着辅助用药监管逐渐加剧,该大类中除神经节苷脂,还有奥拉西坦、鼠神经生长因子、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脑苷肌肽等均为辅助性用药,近两年销售额均出现明显下滑,这也直接导致神经系统用药销售额2018年整体下滑2.94%。根据华泰证券研报,神经节苷脂2018年在样本医院销售额为12.69亿元,同比下降了35.60%。而在2017年,神经节苷脂的销售额就已经下降了19%。7月1日,国家卫健委会同国家中医药局发布《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供各地在加强合理用药管理、开展公立医院绩效考核等工作中使用。《通知》同时要求,制定省级和各医疗机构目录;重点监控目录内药品的临床应用;加强目录外药品的处方管理;加强药品临床使用监测和绩效考核。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以下简称“目录”)包含神经节苷脂、脑苷肌肽、奥拉西坦等共计20个品种药品。国家对合理用药监管早有迹象可循,《通知》的发布是对此前相关政策的进一步贯彻落实。2018年1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卫健委高度重视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工作,制订目录,明确医疗机构辅助用药范围。重点监控药品相关管理最早可追溯到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此后大多省份出台相关政策及目录对该类药品进行管控,多数品种用量已下降明显。根据东方财富证券研究所发布的研究报告,目录中20个品种在2018年样本医院端合计销售额达到138.25亿元,同比下滑25.38%,所有品种销售额均大幅下滑。其中神经节苷脂、磷酸肌酸钠、复合辅酶、鼠神经生长因子、胸腺五肽、骨肽、马来酸桂哌齐特等品种销售额同比下滑30%以上。数据显示,神经节苷脂的前五大生产厂家为齐鲁制药(60.03%)、哈尔滨医大药业(14.22%
)、西南药业(7.16%)、北京赛升药业(5.73%)和长春翔通(5.10%)。齐鲁制药宣传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会严格履行国家相关政策。四环医药方面未对记者采访作出回应。

前不久,各大网站爆出一个惹眼的新闻救命药被送错了地方,药还没送到人没了!且不说快递送错地方的事,作为医药人,我只关注药品的问题。读完新闻,发现文中所谓的救命药居然是申捷针,当时完不敢相信我申捷=神经节苷脂的直觉,又到百度检索了一下,申捷就是神经节苷脂。然而申捷怎么会成了救命药和特效药呢?患者不懂药!

这些品种有不少属于辅助用药。不久前,北京市医保局出台的一个目录备受关注。北京市医管局出台了一个包括21个品种的辅助性用药目录。这21个品种均为注射剂品种,且绝大部分品种属于临床用量巨大的品种,其中就包括多个位居国内畅销药TOP20的品种,比如神经节苷脂、前列地尔、小牛血清去蛋白提取物和磷酸肌酸等。出台这一目录的初衷是合理使用药品,严控医保费用。这样的中国特色药,不少与中国医药市场的特色有关,下面我们逐一点评这些品种。

新闻事件中,患者得的是脑血管病,脑血管是中国最大的药品市场之一,但是脑血管病领域也是一个极具有中国特色的用药领域很多没有欧美认可的权威临床证据,不被欧美权威临床治疗指南推荐的药物却能够大卖,抛开饱受诟病的中药注射剂不谈,神经节苷脂等产品榜上有名。

神经节苷脂是中国医药市场仅次于白蛋白的最畅销药物。样本医院数据库显示,该药2014年销售额达到17.6亿元,考虑到该药的市场覆盖和渠道下沉,预估实际该药的年销售额应该在100亿元左右。

神经节苷脂,系自猪脑中提取制得的对神经细胞功能损伤具有作用的物质,是一种营养性物质,FDA、EMA均未批准该产品用于脑卒中治疗,欧美的指南也没有予以推荐。

神经节苷脂是一类含有唾液酸的糖神经鞘脂,是哺乳类动物细胞膜的组成成分,在神经系统中含量尤其丰富。该药的适应症非常广泛,可以用于脑卒中、脑外伤、脊髓和神经损伤、痴呆和帕金森病等。

但是本品在中国却广泛使用,根据IMS数据,2016年中国神经节苷脂销售额达7.35亿美元,这还是按出厂价计算,在畅销药榜里排名前五。除了神经节苷脂,小牛血清去蛋白提取物、脑蛋白水解物、胞磷胆碱等都是营养性物质,却被当做神药来使用。

神经节苷脂是意大利Fidia制药于1984年获批上市的药品。在西方国家,神经节苷脂的使用并不广泛;不过在中国,神经节苷脂自1995年上市后销量迅速增长,其中国内企业占据了90%以上的份额,进口产品份额有限。国产品种中山东齐鲁的“申捷”占据了最大的份额,而哈医大制药的“博司捷”和赛升药业的“赛典”同样占据较大的份额。

奥拉西坦尽管曾经在意大利获批,但因有效性受质疑而退市,自由基清除剂依达拉奉因做不出临床显著性疗效,日本三菱放弃在美国、欧洲上市,只在日本上市,但这两个产品在中国却成为药企们的兵家必争之地。

神经节苷脂是目前国内最畅销的药物之一,适用范围广泛,但其对多种疾病都定位为辅助治疗,临床地位并不稳固。未来神经节苷脂需要进入更多的适应症指南或临床路径,否则在未来更严格的医保限方、基准价支付等政策影响下销量将受到较大影响。

销售人员常说的一句话:药品市场不是天生的,是人做出来的。然而这类产品的畅销正好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前列地尔是一种高生物活性物质,属于天然前列腺素类物质,具有广泛的生理药理作用,临床可用于心脏病、脑血管病、动脉硬化、糖尿病血管病、肾病、胰腺炎、肝炎和胃溃疡等,适用范围相当广泛,涵盖多种常见多发病。

这些产品似乎有个共同特点:没有国际公认的阳性临床数据,但是这些产品从药理学药效学上看似有效,也就说理论上有效,毒副作用低,可套适应症广,用药周期长,凡是脑部组织损伤的疾病都能挂上边,医生在拿到灰色收入以后,能开就开,能多开就多开,甚至超适应症、超剂量使用。然而销售要做出这么大的市场却是不容易,这些产品过半的销售额都耗在销售环节,有些厂家都按照中标价的30%,甚至25%中标价进行出货。

前列地尔最早于1983年在西班牙获批上市,上市早期曾有较大销量,但目前全球销量有限。其于1991年在中国获批,与西方不同,前列地尔在中国始终保持较快增长速度。尤其是北京泰德的前列地尔脂微球上市后,前列地尔销售额出现大幅增长,根据2014年样本医院销售数据,前列地尔的销售额位居国内畅销药第4位,样本医院销售额达14.4亿元,实际销售额估计超过70亿元。

为了不让疗效不确切,市场巨大的产品过度消耗医保资源,国家已经进行了限制,很多城市、或省份直接被加入的辅助用药的清单,但申捷为什么还会被患者视为救命药,这或许跟长期的过度推广宣传脱不开干系。患者不懂药,医生昧着良心用药,才衍生出这种怪象,而这种怪象,并不局限在脑血管病领域,而这一怪象的受害者始终都是患者。

从样本医院数据来看,北京泰德的“凯时”依然占据大部分前列地尔市场份额,不过近年来销售额出现了负增长,缘于更多国内公司的脂微球剂型陆续获批上市,目前哈药和本溪雷龙的脂微球前列地尔样本医院销售额均超过2亿元。

怪象之二:专利到期的原研药越卖越好

前列地尔也面临与神经节苷脂相同的问题,适用范围广泛但多数属于辅助用药,这在目前医保开支巨大的背景下将面临更多的问题。比如北京市医管局的辅助药目录,就将包括前列地尔在内的多个品种列入辅助药目录,要求各医疗机构注意其辅助用药用量。

在美国,原研药品在专利到期前,FDA试探性批准首仿药,首仿药在原研专利到期当天就可以销售,而且有半年的市场独占期。在独占期内,因为价格的原因,原研药会受到首仿药的剧烈挑战,市场份额会损失30%以上。而180天以后,随着大量的仿制药上市,价格战也随之打响,很多原研药的市场会在一两年内蚕食殆尽。

磷酸肌酸是又一个非常畅销的品种,2014年样本医院该药年销售额为13.7亿元,位居畅销药第7位,实际销售额应该在60亿元以上。磷酸肌酸定位为心肌保护和心肌缺血的治疗,考虑到国内巨大的心脏疾病患者群,故其市场非常大。

与美国截然不同的是,原研专利到期,中国的原研药销售额不但不会下降,增长的速度反而更快了。辉瑞的万艾可专利到期了,人家不但不降价,销售额还大幅上涨,阿斯利康的耐信随着专利的到期,市场也起来了。类似的产品还有氯吡格雷、甘精胰岛素、孟鲁司特等等,举不胜举。2016年,阿斯利康普米克全球销售额10.6亿美元,中国卖出5.7亿美元,赛诺菲的氯吡格雷全球销售额15.4亿美元,中国卖出7.8亿美元,而阿卡波糖更是夸张,销售额几乎来自中国

磷酸肌酸注射剂最早于1992年上市,原研方为意大利ALFA,原研药1997年进入中国,商品名为“里尔统”。2005年起,国内仿制品陆续获批。相比原研药,国内仿制药的推广更广,目前国内仿制品份额已经远超原研药。根据样本医院销售数据库,销量较大的包括长春英联的“纳斯达欣”、海口奇力的“唯嘉能”和哈尔滨莱博通的“莱博通”。

出现这种反差的原因很简单,我简单地归纳为以下几个:

由于磷酸肌酸是目前一线的心肌保护药,故有较为稳固的市场,但同样为辅助用药的定位还是不容忽视。

1)中国的仿制药做的太差,医生不敢使用仿制药代替原研药。然而这一切都是在自食苦果,过去那些年,业内是怎么做药的,大家也许都心知肚明,稳定性数据、溶出数据可以直接使用原料勾兑出来,色谱峰可以通过软件随意移动、添加或者去掉,中试生产的全部是不含药物的空白片子,原研跟原研进行BE,甚至临床数据都可以随意篡改

胸腺五肽临床上主要用于肝炎、肿瘤和多种免疫缺乏疾病的辅助治疗,增强患者的免疫机能。其为胸腺肽的升级产品,最早于1985年在意大利获批。与从动物体内提炼出的胸腺肽不同,胸腺五肽是化学合成产品。胸腺五肽比胸腺肽纯度更高,无需皮试,过敏反应少,因此临床上胸腺五肽已逐步取代胸腺肽的地位。

2)过度抢仿,大量受理号积压,仿制药不能及早上市,部分获得首仿上市厂家没有按仿制药的价格卖药,没有把真正的实惠让给患者,让利于民;

国内胸腺五肽由海南中和药业于1997年首仿上市,目前国内获批企业众多,其中首仿药“和信”占据最大份额,此外华润双鹭、北京世桥生物、深圳翰宇和武汉华龙份额也较大,5个品种2014年样本医院销售额均超过2亿元,样本医院胸腺五肽销售额合计达到13.2亿元,位居畅销药第9位,实际销售额超过50亿元。

3)原研药品因价格较高,很少能进医保,很多患者消费不起,在专利到期之后,经过国家医保谈判或仿制药竞争,原研药品价格下降,纳入医保报销,让原研药的消费水平变得患者可以接受;

尽管胸腺五肽的患者群非常大,但滥用同时存在,具体何种情况应该使用并无准确的标准。未来,包括胸腺五肽在内的免疫刺激剂,都将面对规范治疗的要求。此外,胸腺法新作为更新一代胸腺肽类制剂,也将挤占胸腺五肽的份额。

4)以药养医,医生开更高价的药物,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

奥拉西坦属于脑代谢改善剂,为脑复康的替代者。奥拉西坦及其同类药物可促进磷酰胆碱和磷酰乙醇胺合成,促进脑代谢,可通过血脑屏障刺激特异性中枢神经通路,改善智力和记忆。临床适用于脑卒中、痴呆和脑外伤等症引起的记忆与智能障碍。

5)中国的医生习惯用商品名,而且这种习惯已经根深蒂固。很多时候去医院,医生护士口里冒出的基本是商品名。

奥拉西坦最早于1987年在欧洲上市,不过原研方未进入中国,国内仿制药最早于2003年上市。奥拉西坦在中国销量巨大,根据样本医院数据库,2014年样本医院奥拉西坦销售额为12.35亿元,实际销售额超过50亿元。国内奥拉西坦生产企业有近十家,其中销量较大的为广东世信、石家庄欧意、哈尔滨三联和湖南健朗4家。

仿制药没有通用名,有的医生或护士还要刻意地将通用名转化成商品名。就在周一,我爱人在某三甲医院输氨溴索过敏,但护士跟我说沐舒坦过敏,尽管她输的氨溴索并非由勃林格殷格翰生产。

奥拉西坦市场增长迅速,尤其是老龄化将使得脑卒中和痴呆患者大幅增长。但是,奥拉西坦没有获得FDA的批准,在疾病疗效上存在争议,故未来预期并不乐观。

专利药专利到期后越卖越好的现象,是行业是殇,也是患者之殇,而归根结底是仿制药做得太差劲。仿制药质量不好,企业就花钱在销售环节上做文章,通过巨额的销售预算拿下市场份额。

而一旦出现了这种现象,销售人员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企业的核心,企业也就慢慢地按照销售人员的模式进行运行,可能变得唯利是图,不把心思用在做质量上,最终进入恶性循环。

在《乔布斯传》中,乔布斯就认为,当销售人员掌控了公司,产品设计人员就不那么重要了,那么产品很难会有质的提升。而纵观整个中国的医药行业,有几家公司不是由销售人员掌管?通过钱来砸市场,这始终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行为,现在开始自食苦果了医生不信任仿制药。

怪象之三:普通制剂可以解决的问题却大家都在搞注射

再说我爱人在三甲医院输氨溴索过敏的问题,氨溴索作为一个祛痰、镇咳药,除了在非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必要注射。她被诊断为肺部感染,有咳痰但不是特别严重,偶尔发烧,体温也没有超过38度,能吃能喝的为什么要开输液?这是个例,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很多在国外始终卖不动的注射剂产品,在中国却卖得异常好,治疗糖尿病神经病变的药物硫辛酸,在国外被视为B族维生素的一员而作为保健品使用,但是在中国畅销的是注射剂;2016年,硫辛酸注射剂样本医院用药金额3.01亿元,而口服制剂只有1260万。治疗胃酸分泌过多的药物埃索美拉唑,2016年样本医院注射剂用药金额是4.33亿元,而口服只有3.46亿元;此前所说的祛痰药氨溴索,8.68亿元样本医院用药金额中7.96亿元来自注射

出现这一怪象的原因是注射剂更赚钱,从中标价来看,某公司0.3g规格的硫辛酸片在2017年江苏中标价是10.93元/片,另一家公司0.3g的硫辛酸胶囊在江苏的中标价是9.28元/粒。同为江苏省,口服硫辛酸的价格都在10元左右,而某公司的冻干粉针中标价却高达64.9元/瓶,价格相差达6.5倍。

作为制药人,也许大家都心知肚明,口服制剂的研发成本、研发周期、研发风险均高于注射剂,注射剂有什么理由价格要高于口服制剂。对于这种口服可以解决,长用药周期的品种,注射剂占主要市场的怪象也只能在中国出现,这跟产品的销售利益链条脱不开干系。

对于这种口服可以解决,长用药周期的品种,注射剂占主要市场的怪象也只能在中国出现,这跟产品的销售利益链条脱不开干系。

这种怪象的受害者始终都是患者,花更高的价格,买到的是安全风险更大的药品,还要顺带支付所谓的材料费、处理费,甚至还有一瓶生理盐水或葡萄糖输液的钱。且不说花钱多,经常注射对身体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但是患者不懂药,一切的决定权都在医生的手里。

怪象之四:明明是西医医生,却天天都在使用中成药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每次去医院,医生在开完西医后,还要添上几个中成药。其实很多时候西药已经够用了,为什么还要开中成药,而且很多中成药的价格远高于西药。一个咳嗽,去医院看病,医生给开了氨溴索、开了右美沙芬,还要来点急支糖浆,复方鲜竹沥液。

明明看的是西医,给的是中药,明明是西医,用的是中药,真是无语。这让我想起一篇前几天看过的文章《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多,中医不背锅》,文中提到,70%的中成药是由临床医师开出的,真不知道临床医生有几个精通中药的?真不知道他们开中药的动力是什么?一看说明书,不良反应尚不明确,真不知道能不能与西药一起吃?每个中成药品种那么多中药成分,相当于同时服用两副中药,还要再吃两个西药,吃进去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谁也不知道,真有种被当成实验小鼠的感觉。

这种不中不西的处方已经见多不怪,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进行过反思。还是那句话,患者不懂药,花钱图平安,医院多开药,大家都挣钱大家好就是真的好!

作为制药人,我们欠患者一个良心的道歉

患者不懂药,才会出现临死前翘首期待的救命药是神经节苷脂这样到事情,作为专业人,我真为他感到可悲,作为专业人,我们欠患者一个良心的道歉。因为患者不懂药,良心医药人太少,监管体制落后,医药行业才衍生出其它国家没有的种种怪象。

大家都昧着良心在赚钱,行贿、受贿,甚至有些国际知名的药企都在干这种低三下四的行当。患者倾家荡产的救命钱换来的却不是救命药,甚至有的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吃的药对他的疾病根本就没有发挥过作用。

作为医药人,我们不应该把做药、卖药当做纯粹的商业行为,我们身上还肩负着造福于民,为人类的健康做贡献的使命。多用一些良心做药,少一些花哨噱头,多花点心思把药品根本的质量做好,过于的唯利是图终要自食苦果。近年来,国家已经开始刮骨疗毒,一系列的政策正在让整个行业链条涅槃重生,用钱卖药的企业必将被时代的潮流所抛弃,而用心做药的企业必将有光明的未来。

注释2:神经节苷脂在《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盐注射液治疗脑、脊髓损伤患者的中国专家共识》2010版中有描述,但诸多用法缺乏有力证据,而且该文件只是专家共识,并未形成权威指南,而且笔者也未找到更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