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陈汤什么时候喝最好

为治湿痰咳嗽之常法,主治肺肾虚寒、湿痰内盛之咳嗽多痰、喘逆呕吐、舌苔白润、脉滑无力等症,张锡纯创理饮汤用治心肺阳虚

湿痰咳嗽是咳嗽病的一种常见证候。多因饮食生冷过度,伤及脾阳,或素体脾肾阳虚,复感寒湿之邪,使脾失健运,聚湿生痰,上渍于肺,肺失宣降,发为痰湿咳嗽。证候表现以咳嗽、痰多而稀且易排出、胸闷、苔腻、脉滑、饮食减少、不喜冷性饮食等为特点。

二陈汤是由四味中药组成的,那为什么叫二陈汤呢?二陈汤什么时候喝最好呢?下面我们一起看下吧!

张锡纯原解
理饮汤出自张锡纯所著《医学衷中参西录》治痰饮方中,主治因心肺阳虚,致脾胃气机升降失常,不能正常运化精微,变为饮邪。饮停于胃口则满闷,溢于膈上则短气,渍满肺窍则喘促,滞腻咽喉则咳吐黏涎。甚或阴霾布满上焦,心肺之阳不能畅舒,转郁而作热;或阴气逼阳外出为身热,迫阳气上浮为耳聋。其脉弦迟细弱。方药组成为于术四钱、干姜五钱、桂枝尖二钱、炙甘草二钱、茯苓片二钱、生杭芍二钱、橘红钱半、川厚朴钱半。加减法:服数剂后,气分若不足者,酌加生黄芪数钱。张锡纯分析:“人之脾胃属土,若地舆然。心肺居临其上,正当太阳部位,其阳气宣通,若日丽中天暖光下照。而胃中所纳水谷,实借其阳气宣通之力,以运化精微而生气血,传送渣滓而为二便。清升浊降,痰饮何由而生?惟心肺阳虚,不能如丽照当空,脾胃即不能借其宣通之力,以运化传送,于是饮食停滞胃口。若大雨之后,阴雾连旬,遍地污淖,不能干渗,则痰饮生矣。痰饮既生,日积月累,郁满上焦则作闷,渍满肺窍则作喘,阻遏心肺阳气,不能四布则作热。”故而方中用桂枝、干姜以助心肺之阳而宣通之;白术、茯苓、甘草以理脾胃之湿而淡渗之;用厚朴,使胃中阳通气降,运水谷速于下行(叶天士谓:“厚朴多用则破气,少用则通阳。”);用橘红,助白术、茯苓、甘草以利痰饮;用白芍,若取其苦平之性可防热药之上僭,若取其酸敛之性,可制虚火之浮游。由上分析可知,张锡纯创理饮汤用治心肺阳虚,不能宣通脾胃,脾虚而生痰饮之证。
陈宝贵心解
“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为仲景治痰饮之要义,历代医家莫不从之。张锡纯之理饮汤具温阳化饮、健脾利湿之功,即是仲景“温药和之”之意。理饮汤又可视为苓桂术甘汤变通之方。陈宝贵认为,理饮汤为苓桂术甘汤、二陈汤合方之加减方,两方皆治痰饮证,而理饮汤较苓桂术甘汤温化痰饮之力大。临证时对于久病咳喘证属痰饮盛者,常加半夏、细辛,这样温化痰饮力量更强,疗效更显著。西医疾病如慢性阻塞性肺病、心功能不全、冠心病、美尼尔综合症等辨证为阳虚痰饮证者皆可用本方加减治疗。加减法:痰湿盛者,酌加半夏、细辛;阳虚甚者,酌加炮附子、吴茱萸;心悸气短者,酌加党参、黄芪;兼眩晕者,酌加半夏、天麻、泽泻;兼咳喘有痰者,酌加杏仁、冬花、紫菀;兼面浮身肿者,加重茯苓、桂枝之量,酌加泽泻、猪苓等。
张某,男,75岁,2009年12月15日就诊。
主因“咳喘10余年加重半月”来诊。患者10余年前得肺炎,经治疗2月病才好转,之后常因气候变冷时咳喘发作,秋冬为甚,诊为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此次半月前又因感寒而咳喘发作,经某乡镇医院中西药治疗后未见好转。遂诊于陈宝贵处。现症:咳嗽痰多色白,心悸汗出,胸闷气喘,面浮脚肿,纳食欠佳,大便溏薄,舌淡,苔白,脉弦细。
中医诊断:咳喘。西医诊断:慢性支气管炎急性发作。
辨证:心肺阳虚,脾虚生痰,水湿不运。
治法:温阳散寒,健脾化痰,利水消肿。
处方:桂枝10克,干姜10克,炙甘草10克,厚朴10克,炒白术15克,茯苓15克,白芍10克,橘红10克,炙麻黄6克,杏仁10克,细辛3克,半夏10克,5剂,水煎600毫升,分早中晚3次温服,日1剂。
二诊(2009年12月18日):药后咳喘减轻,痰亦减少,下肢仍肿。上方加泽泻30克,又取5剂。
三诊(2009年12月21日):诸症皆失,上方又取5剂,症状基本消失。
按:咳喘多年,时有发作,久之心肺阳虚,延及脾胃。脾虚则生痰饮,胃虚则纳欠佳。痰阻于肺则咳喘,饮凌于心则心悸。阳虚则汗出,不能运化水湿则面浮脚肿。舌脉亦是心肺阳虚、脾虚痰饮之征象。治疗之法当温阳散寒、健脾化痰、利水消肿。方用理饮汤合小青龙汤加减。方中用桂枝、干姜、细辛温阳散寒;炒白术、茯苓健脾化湿;茯苓、泽泻借温阳之桂枝可以利水消肿。又用半夏、橘红和胃化痰;炙麻黄、杏仁、厚朴宣肺定喘;白芍酸甘有收敛之功又可佐治诸辛温之药;甘草调和诸药。药对病证又紧扣病机,患者服15剂而病几近痊愈。

治疗湿痰咳嗽有以下七种方法:

澳门新葡新京,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1、利水:古人谓积水成饮,饮凝成痰,痰之本为水也,故利水之治,可消生痰之源。代表方剂如十枣汤、控涎丹等。十枣汤重在水饮停蓄于胸腹,控涎丹则重在水饮停滞于胸膈。

二陈汤的功效与作用二陈汤源于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由法半夏、陈皮、茯苓、甘草组成,是一种能燥湿化痰、理气和中的中医药方。而二陈的由来是因配药时,选取半夏和陈皮应以陈旧者为佳,故名二陈。二陈汤为祛痰基本方。方中半夏辛温而燥,最善燥湿化痰,且能降逆止呕,变主药;辅以橘红理气,燥湿化痰,使气顺痰消;佐以茯苓健脾渗湿,使湿无所聚;使以甘草和中健脾。诸药合用共奏燥湿和中,理气化痰之功。方中橘红、半夏以陈久者良,故有“二陈”之名。半夏辛散温燥有毒,主入脾胃兼入肺,能行水湿,降逆气,而善祛脾胃湿痰。既主治脾湿痰壅之痰多咳喘气逆,又治湿痰上犯之眩晕心悸失眠,还可治风痰吐逆,头痛肢麻,半身不遂,口眼歪斜等症。本品又善治胃气上逆之恶心呕吐。陈皮性味辛、苦、温,入脾、胃、肺经,具有理气健脾、和胃止呕、燥湿化痰、镇咳利尿,特别适合于长夏湿热邪气困扰脾胃而引起的消化功能减弱,出现脘腹胀满、食慾不振、不思饮食、口淡无味等症状的患者。茯苓味甘、淡、性平,入药具有利水渗湿、益脾和胃、宁心安神之功用。现代医学研究:茯苓能增强机体免疫功能,茯苓多糖有明显的抗肿瘤及保肝脏作用。甘草为多年生草本植物甘草的根及根茎,性味甘平,归心、肺、脾、胃经。具补脾益气、润肺止咳、缓急止痛、缓和药性之功,其有效成分为甘草甜素、甘草次酸、甘草苷元、甘草多糖是临床上常用的中草药之一。所以,二陈汤能燥湿化痰,理气和中。去痰和中。和中理气,健脾胃,消痰,进饮食。健脾燥湿,顺气和中化痰,安胃气,降逆气。主治湿痰证。咳嗽痰多,色白易咯,恶心呕吐,胸膈痞闷,肢体困重,或头眩心悸,舌苔白滑或腻,脉滑。因本方性燥,故燥痰者慎用;吐血、消渴、阴虚、血虚者忌用本方。二陈汤什么时候喝?临床以咳嗽,痰多色白,苔白润、脉滑为辩证要点。现代运用本方常用于慢性支气管炎、慢性胃炎、梅尼埃病、神经性呕吐等属湿热者。使用注意因本方性燥,故燥痰者慎用;吐血、消渴、阴虚、血虚者忌用本方。历代医家根据痰的成因和性质,在二陈汤基础上,创立了不少新的祛痰方剂。涤痰汤是二陈汤加胆南星、枳实、人参、菖蒲、竹茹、大枣而成,重在涤痰开窍,主治中风痰迷心窍,舌强不语。导痰汤是二陈汤加制南星、枳实、生姜而成,重在理气化痰、行气开郁,主治风痰上扰所致之头晕头痛、目眩昏仆及痰饮壅盛的胸膈痞塞、恶心呕吐、不思饮食、咳嗽痰多等。金水六君煎是二陈汤加熟地、当归、生姜而成,可滋养肺肾、祛痰化湿,主治肺肾虚寒、湿痰内盛之咳嗽多痰、喘逆呕吐、舌苔白润、脉滑无力等症。半夏白术天麻汤是二陈汤加白术、天麻、生姜、大枣而成,重在燥湿化痰、平肝熄风,主治风痰上扰所致的眩晕头痛、胸闷呕恶、苔腻脉滑。温胆汤是二陈汤加枳实、竹茹而成,加强降逆和胃作用,主治痰浊内扰、肝胃不和引起的惊悸不眠、呕吐呃逆等症。二陈汤标准配方二陈汤配方一《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四。半夏、橘红各150克、白茯苓90克、甘草45克。上药为粗散。每服12克,用水150毫升,生姜7片,乌梅1个,同煎至90毫升,去滓热服,不拘时候。燥湿化痰,理气和中。痰湿内阻,脾胃不和,胸腕痞闷,呕吐恶心,或头眩心悸,或咳嗽痰多。二陈汤配方二《万病回春》卷三。陈皮、半夏、茯苓、白术、苍术、砂仁、山药、车前、木通、厚朴、甘草各等分。用生姜3片,乌梅1个,灯草1团,水煎,温服。痰湿中阻,泄泻或多或少,脉象沉滑者。泄泻不止,加肉蔻,诃子,去厚朴。二陈汤配方三《万病回春》卷四。陈皮、半夏、茯苓、枳壳、牛膝、猪苓、木通、山桅、麦门冬、车前子、黄柏各等分,甘草减半。上药锉为一剂。用灯草1团,水煎,空腹时服。痰气闭塞,小便不通。

2、燥湿:水湿内停,可凝聚生痰,故燥湿为治痰之上源的根本方法之一。代表方剂如加味二陈汤(二陈汤加杏仁、干姜、细辛、五味子)、六安煎(二陈汤加杏仁、白芥子)等。

3、温阳:水饮为阴邪,得温方可消散,故温阳即温化痰饮,为治湿痰咳嗽之常法。代表方剂如苓桂术甘汤、附子理中汤等。

4、健脾:因脾属土,土能渗湿,又能制水,水湿的布运,全赖脾气的健运,方不致生湿、生痰。故健脾为治湿痰的根本方法。代表方剂如六君子汤、二陈汤等。

5、理气:指理肺气。因肺主一身之气,又肺为水之上源,肺气以清肃下降为顺,气行则水行,湿痰随气而行散,不致阻肺致咳,故理气为运化痰湿的重要方法。代表方剂如参苏饮、通理汤等。

6、散寒:湿痰咳嗽每多内伤、外感合并,如素体有湿痰或水饮,又兼外感寒邪,内外夹攻,使湿痰更甚,此时,解表散寒尤当重要。代表方剂如小青龙汤、杏苏饮等。

7、补肾:因肾藏一身之元阳,肾脏主水,又脾阳之运化有赖于肾阳的温煦,肾气行则脾气运,水自行也,故补肾为治水湿之根本。代表方剂如真武汤、金匮肾气丸等。

附案:

案一翟某,女,45岁。门诊号:58705。

1962年11月13日初诊:咳嗽、胸闷、气短、头痛、口不渴、大便溏1周,舌苔白腻,脉弦滑。此为中阳不振,水湿停聚。治宜温阳(温化痰饮)法。方用加味苓桂术甘汤:

茯苓9克桂枝6克生白术6克陈皮7.5克川贝4.5克

水煎服。1剂见效,3剂痊愈。

按:苓桂术甘汤为《伤寒杂病论》原方,广泛运用于外感变证及内伤杂证。本方治证,不论伤寒吐下之后,抑或是内伤杂证,究其成因,皆为中阳不振,水湿停聚所致。治法属于温阳化饮的温法,即《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篇》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之法。

方中以甘淡之茯苓为君,取其健脾利水、渗湿化饮之功。但湿饮为阴邪,得温方可消散,故臣以辛温之桂枝,以温阳降冲,与茯苓相伍,既可温阳以助化饮,又可通阳化气,内通阳气,外解肌表,实为本方温阳化饮法之核心。佐以白术健脾燥湿,以助运化。

佐使以甘草,一者调和诸药,益气和中,一者以复脾胃升降之权。加陈皮理气燥湿,和中化痰,以助苓、术之功,川贝母止咳化痰,为治肺止咳之要药。全方药味精干,配伍严谨,温而不热,利而不峻,诚为以温法治湿痰咳嗽之良方。

案二:苗某,男,42岁。门诊号:62842。

1963年3月30日初诊:咳嗽、气短3个月,痰多白粘,胸闷,胃脘胀满,舌苔白腻,脉濡滑。此为痰湿中阻。治宜燥湿(化痰)法。方用加味二陈汤:

半夏7.5克陈皮7.5克茯苓9克桂枝7.5克白术7.5克炙甘草3克

水煎服。2剂而咳嗽止,4剂而气短、胀满除,6剂痊愈。

按:本例患者系痰湿从脾胃滋生,上渍于肺,故咳嗽而痰多,且为白粘痰。李老常用《局方》二陈汤治疗痰湿中阻所致之咳嗽及一切病证。痰湿中生,源于脾虚湿盛,故加白术以健脾燥湿;妙用桂枝,一可内通阳气以助化湿,二可外达肌表,解肌以宣肺,使痰湿除而咳自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