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肿瘤治疗七大发展趋势

已经用于各种肿瘤的治疗,关注癌症基因检测对于希望尝试新型癌症药物的恶性肿瘤患者来说

我们期待着抗癌技术的进步,那又是如何进步的呢,下面对2018年影响癌症患者生活的几点问题进行了总结,为您解读2018癌症治疗的7大主要趋势。

2017年12月31日,《福布斯杂志》刊登了威尔康奈尔医学院教授ElaineSchattner的关于2018年肿瘤治疗的7大趋势,以下是详细内容:一
化疗减少使用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在最常见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化疗处方率在最近2年(2013-2015年)从34.5%下降到了21.3%。这一变化十分显著,从前超过1/3的第1或2阶段的女性乳腺癌患者会进行化疗,而如今只剩五分之一的患者。随着人们对过度治疗的讨论和认识越来越多,并且像OncotypeDx和MammaPrint这类的复发预测指标被肿瘤学家广泛使用和接受(尽管这项研究的作者没有发现任何联系),化疗药物的滥用现象得以减少。乳腺癌的转变非常明显。我不确定这种转变趋势是否会出现并延伸到其他恶性肿瘤,也可能会因肿瘤类型的不同而发生变化。二
新型抗癌药物越来越多地具有特定分子突变的肿瘤靶向药物被开发。例如,用于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一系列激素阻断剂;肺癌中经扩增或修饰的蛋白质抑制剂,如EGFR或ALK;在卵巢癌中已被批准以及即将在某些类型的乳腺癌中被批准的PARP药物。与此同时,免疫肿瘤药物——主要是干扰PD-1和PDL-1受体或配体的抗体将用于对抗各种肿瘤。其他单克隆抗体,如Rituxan或Herceptin,已经建立了很完善的标准疗法。新研制药物,如Darzalex(抗CD38,骨髓瘤),与抗体偶联物,如Kadcyla或inotuzumab(最近获批,Besponsa),先后进入抗肿瘤临床治疗。同时,近期一篇关于Adcetris(抗CD30抗体偶联brentuximabvedotin的药物)取代博莱霉素用于治疗霍奇金淋巴瘤(ABVD中的“B”)的论文也说明了减少使用化疗药物,增加抗体药物治疗的趋势。三
关注癌症药物成本癌症药物成本高的问题一直存在。随着越来越多的抗癌药物被使用,对个人和社会的癌症治疗负担将会随之增长。一些人认为,抗癌药物不应该由私人保险公司或公共保险公司(医疗保险或医疗补助)来担保,除非癌症治疗被证实对患者有一定程度的疗效。但是,如何界定“利益”或“价值”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癌症药物成本是一个社会问题,关于它的讨论反映了癌症治疗个人责任的价值观,是否所有恶性肿瘤患者应该得到平等的机会去尝试最合适的抗癌治疗方值得讨论。四
关注癌症基因检测对于希望尝试新型癌症药物的恶性肿瘤患者来说,基因检测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他们需要知道他们的肿瘤是否具有与这些新药相匹配的分子特征。CMS目前正在考虑是否要为晚期癌症病例的高通量测序支付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到目前为止,FDA只批准了一项癌症全基因检测即FoundationOneCDx,其成本约为5800美元。一般来说,争论的焦点是基因检测的质量和成本。不同的公司对癌症患者进行液体活检会产生不同的结果,医生和患者需要可靠和可重复的结果。由于基因这些检测与肿瘤药物的日常处方使用和临床决策的关系十分密切,因而对分子检测实验室的资质认证尤为必要。就目前而言,癌症分子检测的费用问题限制了它的应用。五
精准医疗根据癌细胞的分子特征来确定癌症治疗药物,而不是根据肿瘤发生的部位,是精准治疗的基础,而这种治疗方法将取代基于发病部位的传统疗法,这是一大趋势。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肿瘤学的未来。去年5月,FDA首次批准使用一种免疫肿瘤药物Keytruda治疗具有微卫星不稳定性特征的恶性肿瘤患者。在随后举行的2017ASCO会议上报告了一种实验性药物larotrectinib的研究成果,该药物在早期的临床研究中对大多数具有TRK基因融合的癌症患者有很好的疗效,包括此前难以治疗的病例。该药物正在接受FDA的审查。但并不是所有的肿瘤学家都认为这种治疗癌症的方法是有价值的或有可行性的。根据初步研究,这类的药效响应可能取决于癌症位置。例如,在去年AACR会议上,DavidHyman博士和他的同事们报告了HER2和HER3突变患者的SUMMITbasket试验。显然,neratinib在晚期乳腺癌、唾液腺、胆管和其他一些肿瘤的患者中表现出了一些活性,但对结肠癌疗效很有限。该试验涉及患者相对较少,然而,它指出了需要在收集有关肿瘤位置的数据以及相关突变的细节后,根据其分子特征来确定抗癌药物。六
重视患者生活质量癌症患者感觉如何?医生们并没有更多地关注患者对疼痛、恶心、疲劳和其他症状的主观描述。随着越来越多的抗癌药物出现,患者报告的结果或感受将使医生能够识别出部分患者对药物顺应性的细微差别,同时,也会帮助权衡治疗的风险和益处。有人坚持认为延长总体生存期是抗癌治疗的主要目的。但是,随着患者和医生日益重视可能会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治疗方法,而不是一味的考虑延长生存期,患者治疗的感受就变得更十分重要。七
人工智能很少有医生或是肿瘤学家能够跟上AI这一领域的发展。无论是IBM的沃森,还是其他品牌的人工智能,都需要数据驱动的算法来指导医生。将大数据应用到个别患者的病例中,并根据癌症科学的进展和获批的治疗方法提出建议,这就是未来的发展方向。肿瘤学需要由人工智能推动,至少在建议治疗方案上是如此,因为对于大多数医生或患者来说,有太多的信息需要掌握。到2018年全球范围内预计会有1500万例新增癌症病例,通过人工智能分析能提供大量潜在的信息,有助于提高疗效。还有什么被遗漏了呢?我还没有提到CAR-T,这是今年癌症新闻的主角。虽然很明显这些涉及基因编辑白细胞的生物疗法可以达到大多数抗癌药物所没有的效果,但是我怀疑这些制剂是否能够安全有效地大规模推广,让成千上万的患者受益。我的癌症趋势列表上也没有预防这一项。预防癌症仍然是一项个人的首要任务:避免癌症死亡、毒性和治疗费用的最佳方法就是预防这种疾病的发生。然而,除了阻止吸烟和强制戒烟这一老掉牙的话题,接种疫苗来预防HPV和乙肝感染和不断提醒富裕的人少吃少喝之外,预防癌症这方面的研究进展太少。随着EPA在美国现任政府的地位下降,很少有医生愿意在发展缓慢的环境肿瘤学领域进行研究,通过证明因果关系来指定致癌物,这将是很漫长的一段过程,我们才会看到有实质性的进展,才会了解哪种有毒物质会致癌,以及如何避免这些致癌物。也许,在明年的名单上情况将会改变。ElaineSchattner参考文献:https://www.forbes.com/sites/elaineschattner/2017/12/31/7-key-cancer-trends-for-2018/#5f9bc4372d0e.
(原标题:洞察 | 2018年肿瘤治疗七大发展趋势)

1.化疗减少最近AllisonWKurian等发表在著名癌症期刊JNCI的一篇报道,指出近两年时间(2013-2015)为早期乳腺癌的患者开的化疗处方数量出现明显的波动,整体上从34.5%左右下降到21.3%。比例看上去并不大,可据调查乳腺癌患者在女性群体中的比例大于10%,因此这降幅之巨不得不让人印象深刻。随着像OncotypeDx或者MammaPrint能起预见性作用的基因检测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癌症迁移复发,或许这只是对乳腺癌治疗的变动,对其他知之甚少的恶性肿瘤又会怎么样呢,将来可能有更大幅度的改变,作者表示目前还无法确定。2.新型抗癌药物处方增多医生在对一些特异性分子变异的肿瘤可能更趋向于用靶向药物,已有很多例子,包括治疗乳腺癌和前列腺癌的激素拮抗剂,在肺癌中起改变和扩增作用的蛋白(EGFR或ALK)抑制剂,以及已经被批准用于卵巢癌的PARP药物,这些靶向药物大部分是固体制剂。同时肿瘤免疫药物,主要是干扰PD-1/PD-1L之间的结合作用的免疫应答抑制剂,已经用于各种肿瘤的治疗,其他单克隆抗体的疗效也已经在标准治疗得到充分证实,例如罗氏用于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的利妥昔单抗Rituxan和用于乳腺癌曲妥珠单抗Herceptin。其他新进抗癌储备军有强生靶向人CD38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达雷木单抗Darzalex,以及抗体偶联药物,如辉瑞用于成人复发难治B细胞ALL(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ADC)Besponsa和用于晚期转移性乳腺癌的Kadcyla。据最新报道正考虑用武田的靶向人CD38的抗体偶联药物brentuximabvedotin(Adcetris)来替代以前化疗的主要成分博来霉素,这也反应了抗体增加化疗减少的趋势,也是肺癌、黑色素瘤和其他恶性肿瘤治疗的革命性的改变。3.关注癌症药物成本对癌症药物成本的问题的讨论估计短时间内不会消停,相反,癌症对个人和社会带来的经济毒性,将随着处方可用药物的增多而增长。有人认为抗癌医疗费用不应该由私营保险公司或者公共保险机构(医疗保险或者补助)来覆盖,除非癌症治疗能对患者显示出一定程度的利益。但肿瘤学家、病人、经济学家、保险经理如何来定义这个利益和价值呢,以及这种利益又如何体现,都还是存在有争议的。这个社会性的问题反映了对癌症治疗个人责任的价值观念,也是对所有患恶性疾病的人是否都应该有机会尝试他们和他们医生认为的最合适的抗癌方案这一决策的体现。4.关注遗传癌症的诊断,以及测试质量和支付方式这对恶性肿瘤患者至关重要,因为他们需要知道自己的肿瘤是否有与这些新药相匹配的特征。CMS正在权衡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是否为晚期癌症病例的新一代测序技术NGS付费。其实一直以来对癌症测试的质量和成本都存在很大的争议,癌症患者的液体活性组织的测试结果取决于所测试的公司。医生和病人需要的是可靠且可重复的结果。因此对进行分子检测的实验室进行认证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与日俱增,因为这与肿瘤药物的临床试验设计以及日常处方密不可分。依目前形势看来,癌症研究中分子诊断费用限制了一些非常有用测试的普及。5.癌症药物的处方不可知性肿瘤处方不可知性,这种描述癌症药物的现代方法,是基于恶性肿瘤分子突变迁移得到的,在人体肿瘤发生部位例如乳房或者大肠是没必要考虑。总体来说这是未来肿瘤学研究的主要内容。去年5月,FDA首次批准默沙东的肿瘤免疫药物Keytruda用于有特征性肿瘤的癌症患者,所谓的特征性便是疾病位置微环境的不稳定性。此药审批后的下一个月,医生在美国大型癌症会议的年会上,报告了在最初研究中帮助了很多类型的癌症患者的药物larotrectinib的试验数据,其中不乏以前难治的病例,如癌细胞有TRK基因融,该药物正在FDA的审核过程中,更多的情况需要后续跟踪报道。事实上不是所有肿瘤医生都能看到这种癌症治疗方法的优点或可行性。根据初步的调查研究显示,患者对某些药物的反应取决于癌症部位。例如去春天的AACR会议上,DavidHyman博士与其同事报告了对HER2和HER3突变患者的SUMMUT篮子试验。显然neratinib在晚期乳腺癌、唾液腺癌、胆管癌和其他一些其他HER2异常的肿瘤患者中表现出有限的活性,但对结肠癌却没什么作用。同时这些数据也指出我们需要谨慎对待几个方面,我们必须收集药物上市治疗过程中肿瘤位置和突变细节的相关数据,然后根据肿瘤的分子特征来开抗癌药物。6.病人反馈结果癌症患者感觉怎么样真的很重要,这也一直备受重视,但很多医生(和政策制定者)并没有对他们的疼痛、恶心、疲倦和其他相关症状的主观描述引起足够的重视。随着更多癌症药物的使用,病人报告结果(PROs)将是医生识别me-too药物之间的细微差异的主要判断依据,而这些也关系到药物使用利与弊的判断评估。有些人坚持将生命总延长率作为抗癌治疗的主要目的,但随着医生和患者对提高生活质量治疗方法的重视,这一过程中生存期延长的必要性有所下降,而与PROs的关联更大。可病人反馈的结果又怎么测试得到呢,尤其在药物上市之后,如何收集这方面的数据就是最大的关注点。现在一般来说是以非盲的方式知道自己可能受到安慰剂效果或反安慰剂效果的病人来进行临床试验,如果医生和政策制定者愿意相信这些病人的报告,那么这恰如一个我们愿意满怀期待来阅读、聆听和学习的潘多拉盒子,给癌症治疗带来无限的潜能。7.人工智能在医生甚至那些以医生为副业的肿瘤学家中,在这个领域中很少有人能跟上人工智能的发展。无论是用大家乐观看待的IBM的Watson,还是其他人工智能的品牌,都必须依赖于大数据的分析计算而指导医生提建议。计算生物学这个新兴领域把大数据云应用于案例分析中,并基于癌症科学和已经批准治疗的实际经验,给癌症患者的治疗提供合理的建议,这将是我们前进的主要方向。人工智能对肿瘤学的帮助潜力还是非常大的,因为需要医生和患者来分析掌握的信息太多,预计2018年将新增1500万癌症病人,所以至少在治疗建议方面是可以用AI来驱动,否则容易错过那些可以改善治疗结果的信息。结语:最后还有什么呢?似乎没有提到去年几乎占据了所有癌症新闻版面的CAR-T细胞或者抗体疗法。对CAR-T细胞技术大家都清楚的要基因编码从病人体内抽取的白细胞然后重新注入,这能有效的治疗和缓解其他癌症药物无法治疗的癌症,可还有很多人对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表示怀疑,是否真的是成千上万的病人可一劳永逸的获得解放呢?此外就是预防,也没有在上面提到。癌症预防仍然是每个人关注的重点,也是阻止因癌症死亡的最佳方式,想想药物毒性还有治疗成本,是不是该尽可能的阻止其发生呢。远离吸烟老生常谈的事了,可在很多地方还是没有提上日程,肝病已经成为影响大家吃喝生活的主要因素,可以通过注射疫苗来预防,然而据调查这方面进展效果甚微。环境肿瘤学很大程度能为大家解开致病的因果关系,可由于目前有关坏境保护的法案还有待完善,愿意投身于这方面的医生很少。我们想要看到阶段性的成绩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例如有效的阻止致癌物质侵犯我们的健康,将这些致癌物质又是如何导致癌症发生的机理研究清楚。环境肿瘤学的发展缓慢可能源于各方面的激励不足吧,希望能在2018年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