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ulation发布中国高血压最新数据,快来围观!

2017AHA/ACC高血压新指南到底是否适合亚洲人群,我国18岁成人高血压患病率为23.2%,本次新指南的发布不仅更新了高血压定义

如果按2017年美国心脏协会/美国心脏病学会指南对高血压的新定义,即将140/90mmHg改变为130/80mmHg,亚洲人差不多一半都有高血压。

近日,Circulation杂志在线刊出了国家心血管病中心高润霖院士和王增武教授等进行的我国十二五高血压抽样调查最新结果。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3日,由美国心脏病学会(ACC)和美国心脏协会(AHA)联合多个学术机构共同制定的美国新版高血压指南正式颁布。中国医师协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组织专家进行了一次线上专家研讨会。全国各地的专家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但近期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王继光教授和日本自治医科大学KazuomiKario发表在Hypertension上的述评指出,不论是否采用130/80mmHg这一诊断管理标准,越早的覆盖24h的血压管理会更好地保护亚洲人群靶器官,降低心血管事件。

研究在全国31个省采用分层多阶段随机抽样的方法,共抽取451755例18岁人群进行专项调查,获得了高血压的最新流行特点。

终身名誉主委赵连友教授评述:

那么,2017AHA/ACC高血压新指南到底是否适合亚洲人群?王继光和KazuomiKario从亚洲人群的高血压控制情况和高血压人群特点对些疑问进行了阐述。

结果发现,我国18岁成人高血压患病率为23.2%,患病人数达2.45亿;正常高值血压患病率为41.3%,患病人数4.35亿。

本次新指南的发布不仅更新了高血压定义,而且更新了降压的目标值。本指南的更新,将改变世界范围内的高血压诊疗临床实践原则,必将引发各方热议,我们现在组织高血压专业委员会专家发表评论,阐述观点,抛砖引玉,以利于提高我国高血压诊疗水平。

亚洲地区的高血压管理不乐观

澳门新葡新京赌城免费试玩 ,高血压患者的知晓率、治疗率及控制率分别为46.9%、40.7%和15.3%,均有大幅提高。

主任委员孙英贤教授评述:

亚洲约有40亿人,大多数国家的高血压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普遍较低,但各国之间差异较大,受到地域、经济和文化差异的影响。

研究者说

最新颁布的2017年AHA/ACC新指南首次将高血压定义修改为130/80mmHg。这是高血压领域的一次重大变革,如果该标准被广泛采用,世界各地高血压患病率将被重新评估,高血压患者人数将进一步上升。

比如中国,高血压知晓率为47%,控制率为14%,而新加坡的知晓率则为74%,控制率为69%。我国台湾地区高血压防控工作较出色:知晓率为72.1%,治疗率居全亚洲之首,高达89.4%,控制率为70.2%。

自2009年起,国家开展了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进程的持续推进工作,广泛推广高血压规范化管理制度,促进了国人高血压知晓率的提高,患者了解高血压的危害后,进而提高了治疗率及控制率,这是政府、学术团体、专业人员、公众等共同努力的结果。如果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相信在不远的将来,高血压防治工作必将迎来更大的改善。王增武教授表示,即便如此,相较全球而言,我国高血压防治现状仍形势严峻,未来还需做出更多努力。

首先,在确定130/80mmHg的证据方面,新指南引用了大量观察性研究讨论血压值与心血管风险的关系。其中,我们团队的meta分析研究也曾发现血压值超过130/80mmHg的患者,未来发生CVD事件的风险明显增加,新指南130/80mmHg的划分正是基于大量类似的流行病学证据。正如Whelton教授指出的,130/80mmHg将有利于更进一步预防高血压并发症。

而上述高血压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是基于140/90mmHg,如果以130/80mmHg为标准,除了患病率会明显上升外,控制率会大幅降低,尤其在年轻人群中。

王教授表示,若应用2017美国ACC/AHA的高血压标准,我国高血压的患病率则升高了1倍,达到46.4%,控制率则降至3.0%。从高血压预防角度而言,仍任重道远。

其次,130/80mmHg的定义将使高血压患者明显增多。按照以往我们在辽宁省农村地区的研究计算,35岁以上人群高血压的患病率将由49.9%提高至72.3%。尽管新指南指出需要药物治疗的血压值在130-139/80-89mmHg范围内的高血压患者仅限于高危患者,不包括普通患者,但是我们可以预测,未来需要早期进行综合管理的高血压患者人数将大大增加。

为什么亚洲人血压控制不理想?

此外,与以往高血压患病率城市高于农村不同,研究发现,我国城市与农村高血压患病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为未来高血压防治重点人群的选择提供了方向。

另外,新指南将120/80mmHg定义为正常血压,120-129/80mmHg定义为血压升高,130-139/80-89mmHg定义为高血压1期,140/90mmHg定义为高血压2期,强调了血压值在130-139/80-89mmHg这部分人群的风险,降低了高血压的诊断门槛,有利于高血压患者包括生活方式在内的早期干预。这样,如果我们以130/80mmHg为目标值,对我国高血压人群140/90mmHg达标是有帮助的。

王继光教授和KazuomiKario表示,医保覆盖不够,医疗可及性不理想,对降压药物依从性差,以及服用中草药等,是亚洲人群高血压诊断和管理中存在的障碍。其结果就是高血压诊断较晚,即使已确诊,因为多无症状,很多患者也意识不到其中危害。

18岁以上中国成人高血压患病率

总之,新指南对高血压的定义可进一步减少心脑血管事件,在美国较为合理,对我国也有积极的意义,尤其在提高我国高血压控制率方面。新指南虽然提出了更严格的定义,但是治疗上仍按照危险分层降压达标,并未显著提高需使用降压药物的患者数量。其不足是,如这一标准在我国广泛应用,高血压诊断前移势必大幅增加患者数量,引起我国居民不必要的恐慌,增加更多医疗负担。此外,新指南并未对140/90mmHg以上的患者进行分层,而我国的实际情况更提倡和习惯分层管理,尤其对于社区高血压的长期管理和高危患者的初始降压治疗,仍应进一步细化分层。

亚洲人群高血压存五大共性

王教授介绍,高血压患病率一直以来存在北高南低的特点,但目前此种差异正在缩小,已呈现大中型城市成为高血压患病热点的分布特点,北京、天津和上海居民的高血压患病率较高,分别为35.9%、34.5%和29.1%。

副主委蔡军评述:

除此之外,要改善亚洲人群高血压,就要依据其血压共性,有的放矢。

同时,在采用单药治疗的高血压患者中,钙离子拮抗剂是应用最多的降压药物,占46.5%。31.7%的高血压患者应用了2种降压药物。

美国新版高血压指南中几项更新要点引人关注和思考。

第一,与西方人群相比,亚洲人群高血压与卒中、心衰等心血管病更为密切,且更为普遍。

研究中,高血压定义为收缩压140mmHg和舒张压90mmHg,或近两周内服用降压类药物。

1.高血压的诊断标准改为=130/80mmHg,这主要基于欧美的一些重要研究,比如SPRINT研究和JAMA的meta分析。美国高血压控制率目前已经达到70%,因此把高血压诊断界值进一步降低,对美国社会进一步减轻高血压所导致的器官损害和疾病预防具有一定的意义。对于中国而言,高血压诊断标准的进一步严格对于引起政府和社会的关注尤其是提升人民群众的健康意识还是有着积极意义。

第二,亚洲人群肥胖对高血压的影响较西方更为显著;此外钠盐摄入较多,遗传学上对钠也更敏感。

正常高值血压的定义是收缩压在120~139mmHg和舒张压在80~89mmHg,且未服用降压类药物。

2.AHA在发布指南时强调,新定义将增加14%的高血压人数,但这部分人群将主要以生活方式干预为主。根据该指南,中国高血压患病人数将增加1.8亿左右,达到4.5亿,患病率由28.9%增加到66%。美国指南的这种血压分级积极理念和治疗理念,对于中国人群是否适应,仍存在疑问。目前中国人群中血压在=130/80140/90mmHg人数及10年心血管风险10%仍缺少大规模临床调查。且中国人群的生活方式与美国存在较明显差异,高血压的积极管理与器官损害和疾病的关系在中国人群中仍未明确。这也再一次强调了中国自己高血压大规模研究的重要性。建议中国高血压诊断标准和降压靶目标维持不变,随着防治工作取得了更大成效之后,可以采用更严格的诊断标准。

专家推荐,盐<6g/d,体质指数<25kg/m2是亚洲人管理血压重要指标。

延伸阅读

3.根据美国高血压指南新标准,我国高血压控制率将由13%进一步下降到不足10%。高血压控制方面,我国对于高血压病人需要制定长期的更详细的管理方案,需要更充分的宣传教育,提升高血压控制达标率。在加强个人健康教育和社区卫生两方面,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力资源和财政支持。

第三,亚洲人群血压波动幅度更大,尤其是晨峰血压和夜间高血压。而夜间高血压与高钠盐摄入和盐敏感性以及动脉硬化有关。2017年AHA/ACC新指南对夜间高血压的门槛也进行了调整,即110/65mmHg。该调整同样大幅增加了夜间高血压的未控制率和隐蔽性夜间高血压患病率。

两大研究对比为中国高血压防治指路

总结,如果采用新的诊断标准,我国高血压患病率的升高,可能将导致更高的高血压疾病负担。这需要国家和政府投入更多的财政支持以维持高健康投资,从而降低高血压疾病负担,降低高血压对预期寿命等公共健康的影响。

研究者指出,控制高血压的目标是降低心血管事件,早诊早治有助于降低心血管事件的发生。而血压管理要兼顾清晨和夜间,对于亚洲人群,尤其是高危人群24h全程管理很重要。

CHS研究与CPMPP研究对比结果不尽相同凸显高血压防治形势严峻

第四,高血压新定义增加的患病率并不一定意味严格用药,而是更早开展生活方式干预,限盐、控体重均是一线推荐。

CHS研究结果与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蒋立新教授团队开展的CPMPP研究的结果有所出入。

第五,高血压诊断是基于平均血压水平,而心血管事件往往被血压波动峰值触发。引起血压波动的因素很多,年龄相关的动态血压波动峰值将会比平均血压升高得更为显著。可见控制血压平稳的重要性。

CHS研究是国家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资助的重大研究,旨在明确我国高血压患病和治疗现状。研究以多阶段分层随机抽样预先确定调查对象,于2012年10月至2015年12月期间,收集了来自全国31个省共计451755例调查对象的高血压及心血管病相关数据。

考虑到这方面的原因,130/80mmHg这一平均血压的诊断管理目标,有助于降低血压波动峰值带来的累积风险。

结果显示,若将高血压定义为未接受降压药物治疗而血压140/90mmHg者,以及正在接受降压药物治疗者,则我国18岁以上成人中,高血压患病率为23.2%,由此估算全国高血压人口达2.45亿。高血压患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达标率分别为46.9%、40.7%和15.3%。已接受降压药物治疗的高血压患者中,单药治疗占68.3%,最常用降压药物为钙拮抗剂,而联合降压药物治疗率为31.7%。

CPMPP研究于2014年9月至2017年6月期间,纳入超过1700000位年龄35~75岁的社区居住人群的相关数据。结果显示,我国35~75岁成年高血压患病率高达44.7%。高血压患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患病率分别为44.7%、30.1%和7.2%。若将CHS研究中35~75岁年龄段人群转换计算,则分层抽样调查的我国高血压患病率为34.3%,高血压患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达标率分别为47.8%,41.4%和15.8%。

与CHS研究相比,CPMPP研究虽然也是在全国31个省范围内收集高血压相关数据,然而,其研究对象的选择以及研究目的、方案设计和实施过程均有不同。

高血压治疗亟须理念更新与策略改进

高血压是临床心血管综合征,血压水平与心血管病危险呈连续正相关。因此,对于高血压干预,越早越好。

经过40年全社会的共同努力,美国目前高血压的知晓率已达80%,而高血压患者血压达标率已提高至55%,与此同时,心血管病发病率和死亡率持续降低,与30年前相比,全社会心血管死亡率降幅超过50%。

2017年11月,美国发布《2017ACC/AHA高血压检测、诊断和处理指南》,将高血压的诊断标准从140/90mmHg降至130/80mmHg,血压水平在120~129/<80mmHg即为血压升高,而需药物治疗的高血压患者须将血压控制为<130/80mmHg。

该指南无疑有益于更加积极地推动对全社会人群的早期血压控制。尤其更加强调进行生活方式干预的重要性,包括限盐、减重、保证足够睡眠、调整工作节奏及增加运动等。这对于年轻且工作忙碌的人群而言意义重大,强烈提醒此类人群及早重视自身血压,并开始进行健康的生活方式管理,以达到预防和延缓血压进一步升高和心血管病进程的效果。

相对美国而言,我国高血压及其所致心血管病负担的增加却日益严峻。CHS和CPMPP研究均表明,目前我国成年高血压患者已达到或超过2.5亿。而且,高血压患者中超过半数未测量过血压,血压控制达标率仅为7%~16%。相对于我国高达290/10万人的年均心血管死亡率,且心血管病为全因死亡构成中第一病因,更说明目前临床高血压的治疗亟须理念更新和策略改进。

血压管理需全社会参与

CHS和CPMPP研究结果均显示,联合降压药物使用率仅为20%~30%,而多年来大量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和临床实践调查已证实,70%的高血压患者需同时使用2种及以上降压药物治疗才能将血压控制为<140/90mmHg。

来自美国的临床调查研究表明,联合降压药物,包括单片固定复方制剂的广泛临床应用,是大幅改善高血压患者血压控制达标率的临床策略。

据CHS研究结果估算,若以美新指南的高血压诊断标准以及血压控制目标水平而言,我国高血压患病率将翻倍,达46.2%,而达标率低至3%。若以美新指南低于130/80mmHg为治疗目标,而按140/90mmHg以下来评估,则血压控制率将会大幅提高。

此结果可能会使人担忧由于治疗高血压患者而带来的社会负担加重。实际上,若以安全有效的非专利降压药物联合或足量治疗,可大大提高高血压患者的血压控制达标率,而不会大幅增加降压药物的支付负担。不仅如此,当达到或接近50%高血压患者获得稳定而长期的达标血压控制,则可大幅减少心脑血管病的发病和死亡,进而大幅节省总体疾病治疗费用。

据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王继光教授团队研究的结果测算,按照美新指南的标准,中国高血压治疗的增加仅为2%~5%,更多的新增高血压患者需强化生活方式管理,并非立即启动降压药物治疗。

王继光教授和世界高血压联盟前任主席刘力生教授近日发表在《循环》的述评指出,目前我国高血压患病和治疗最大的关键问题是知晓率和治疗率低下。只有大幅提高全社会对高血压危害的认知,提倡广泛开展自我家庭血压监测,及早发现血压升高,及早确诊高血压,在积极改变生活方式的同时,对高危高血压患者及时启动有效降压药物治疗,才能大幅提高我国高血压患者的血压控制达标率,以期降低心血管病致残率和致死率。

CHS研究以及CPMPP研究结果已将我国心血管病防治的一个重大而严峻的挑战明确摆在了全国每一位医务工作者、卫生行政管理者及政策制定者面前,实际上,也摆到了每一位社会公众面前。我们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