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国家医保药品谈判的5个趋势

与上一轮医保药品准入谈判不同的是,把更多救命救急的抗癌药等药品纳入医保

日前,17种抗癌药通过谈判纳入了医保报销目录,平均降幅达56.7%,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家或地区市场价格36%,非常有助于减轻我国肿瘤患者的医疗费用负担,提高药品的可及性。

医保目录的更迭,关乎亿万参保者的福祉。

对照去年36种药品的医保准入谈判,两次谈判在许多方面如出一辙,都遵循了以下原则:以临床需求为基准遴选谈判品种;以疗效价值为依据评估支付标准;以大数据支持依托专家智库做决策;以国际经验作参考,引入定量评价方法;以创新为标杆鼓励创新再投入;以申报、评估、谈判三分离为原则确保过程公开透明。

进口抗癌药零关税、医保谈判、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2018年以来,我国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药品降价。

与上一轮医保药品准入谈判不同的是,这次是针对抗癌药的专题谈判,主要为了进一步落实抗癌药零关税之后的降价问题。在上一轮谈判的医保数据基础上,又补充了21个统筹地区的最新数据,前后涉及26个省份68个统筹地区,共1.7亿条基础数据。此外,进一步加大了药物经济学的应用,加强了同相关部门的联动,在医保基金总额预算控制和医院药占比政策上均给予了单独核算,确保这批谈判药能顺利落地。

国务院常务会议最近指出,我国将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把更多救命救急的抗癌药等药品纳入医保。这意味着,我国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建设进入加速期,人民群众有望收获更多的幸福感。

通过对两次谈判的总结分析,本文认为未来医保准入谈判将有如下几个趋势。

抗癌药进医保,患者不再望“药”兴叹

趋势一:将建立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

去年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社会对抗癌药品的广泛关注。曾经,“一粒药”拖垮一个家庭,如今,抗癌药进入医保,给更多家庭带来希望。

虽然现在的谈判还没有形成完备的规则,缺乏固定的规矩,但下一步应该是要把这两次谈判的经验固化下来。医保部门下一步的紧急任务和重点工作之一,就是建立一套完整的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使得谈判药品的筛选条件更加明确,资料要求更加规范,便于企业形成合理的谈判预期。这个动态调整的周期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长,而是一个常态化的工作。可以及时将疗效确切的新药纳入医保目录,给药企研发的动力,也可以让患者第一时间用上新药。最大的看点可能是采用申请制,新产品可以主动申请,主动谈判。

随着医改全面推进,降药价政策“组合拳”相继实施并取得实效,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将更多好药纳入医保成为惠及患者的关键环节。

趋势二:将更加注重部门联动和谈判结果的实施落地

对于T790M型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疗效明显,但对安徽省的王先生而言,5万多元一盒的“天价”曾让他望“药”兴叹。经过国家医保谈判并纳入医保,药费负担大大减轻。

上一轮的医保药品准入谈判在落地执行时出现了个别医院不愿购进谈判药的问题,这次肿瘤药的国家医保谈判格外注重谈判结果在地方的落地实施。11月29日,国家医疗保障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17种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执行落实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各地医保、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卫生健康等部门要根据职责对谈判药品执行情况提出具体要求,加强指导和调度,不得以费用总控、药占比和医疗机构基本用药目录等为由影响谈判药品的供应与合理用药需求。

国家医保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让患者享受到更多好药,又不让医保基金出现严重赤字,我国通过价格谈判来降低药价,将药价中不合理的部分挤掉。

由此可见,新形势下,医、保双方的联动正在加强,开始合力解决医改问题,这是一个好趋势。其实,在医改这个共同命题和健康中国这个共同目标下,相关部门必须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而不是互相掣肘的对手,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未来还需要继续强化沟通机制、督导机制和通报机制,真正协作共赢,形成合力。如果觉得部门联动很难,不能作为一种趋势来说,那想想人类命运共同体吧。

2018年10月,我国将包括奥希替尼在内的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医保支付标准较零售价平均降幅达56.7%。

趋势三:大数据支撑决策的作用将更加凸显

截至去年底,全国医疗机构和药店按谈判价格采购17种国家谈判抗癌药总量约为184万粒,采购总金额5.62亿元,与谈判前价格相比节省采购费用9.18亿元,医保报销后费用负担降低超过75%。

两次谈判工作的成功,都离不开医保数据的支撑。通过对大量医保数据的分析测算,来自临床医学、药学、经济学和医保管理等领域专家,运用循证医学和药物经济学方法综合分析药品临床价值、周边市场价格、同类产品参比价格,并测算出谈判药品进入国家目录后对基金的影响,从而作为谈判主要依据,确保谈判的科学性。医保大数据是个大金矿,拥有无穷的价值,我们的开发程度还远远不够,如何更好的开发利用这个金矿,是摆在医保部门面前的重要课题。

满足百姓用药需求,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一次次成长”

趋势四:医保准入将坚持保基本、促创新

我国自2000年第一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制订以来,先后于2004年、2009年、2017年进行修订,药品覆盖范围不断增大。2017年版国家医保目录发布时共包含2535个药品,修订过程中对儿童药、创新药、重大疾病治疗用药和民族药等四类临床用药予以重点支持。

医保目录会走向动态调整,准入原则应该继续坚持保基本,不会局限于某一类型和领域,而是在保基本的基础上,再逐渐往纵深拓展。谈判也不是必选项,不是所有药品的医保准入都要通过谈判进行,因为谈判本身的成本很高,非常消耗行政资源,一些性价比很高、降价空间很小的药品是没有谈判必要的。此外,为了鼓励我国制药工业的发展,更好的保障人民健康,医保目录的准入应该会向更具临床价值的创新药倾斜。

慢性病、恶性肿瘤发病率增高,罕见病患者持续增多……当前,我国人口疾病谱发生显著变化,与群众用药需求相比,国家医保目录的更新频率、目录比例和结构仍有较大的改善空间。如,2018年国家公布的首批121种罕见病目录内的多种疾病的患者急需治疗药物仍未被纳入医保;拥有17种适应症、治疗多种风湿免疫性疾病的“全球药王”修美乐也在目录之外。

趋势五:将从以下方面不断探索完善谈判机制

去年5月,我国公布《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多发性硬化等121种罕见病被纳入其中。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奥巴捷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复发型多发性硬化,这也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治疗多发性硬化的首款口服型疾病修正治疗药物。

一是将进一步探索更加灵活的谈判定价方式。现有的谈判定价仍然以简单的折扣为主,但是国外已经有很多探索,我国也应该引入更多新的方式。比如按疗效付费、买赠协议、总额封顶等。除此之外,还可以继续研究结果保密的可行性,以及确保结果得到很好执行的途径。

“无论罕见病还是慢性病,给患者造成巨大经济负担的疾病就是大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说,生物制剂是目前治疗一些慢性疾病最有效的药物手段。患者如能得到及时和规范的治疗,就会最大限度地提高生活质量。应该利用医保机制来承担惠及更多患者的社会责任,发挥医保机制对全社会医学生态的科学导向作用,鼓励罕见病治疗药物研发,使基本药物目录与基本医保目录及其他相关制度合理衔接、联动。

二是将建立谈判准入与其他目录管理措施的平衡机制。比如谈判支付标准到期后的后续措施、高价但因多家供应而无法进行谈判的药品的准入问题等。

让更多好药进医保,动态调整机制是关键

三是将进一步完善评估的程序和方法。探索运用药物经济学工具,在谈判结束后,对药品的实际使用情况进行回顾性分析,以衡量药品是否达到了预期目标;同时,研究制定规避行政风险的制度也很有必要。要真正发现药品的价值,还需要更多经济学评估证据,需要更多来自真实世界的数据。因此,评估方法和数据都是未来努力的方向。

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纳入医保”。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加快境内外抗癌新药注册审批,组织专家遴选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完善进口政策,促进境外新药在境内同步上市。畅通临床急需抗癌药的临时进口渠道。

“对百姓而言,这是个极大利好。”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王波表示,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摸索建立动态调整的机制。要强化药物经济学的评价办法,实现临床推荐、行业协会与企业申请相结合的遴选办法,尽快拉近人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和医药服务供给水平之间的差距。

作为地方创新实践,部分省市医保把患者急需、极大改善患者及其家庭生存质量、疗效明确、临床必需的新药、好药纳入其中,取得良好的效益。如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修美乐,在中国已经被列入山东青岛、广东深圳等8个省级、地市或单位系统的大病医保。

王波认为,国家急需建立一个“做好药、得好报”的机制。未来国家医保目录覆盖范围应进一步扩大至更多领域,以实现“企业定时报批、医保定时评审、达到要求的定时更新”。随着我激励创新药研发、便利新药上市等系列措施的稳步推进,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才能加快面世。

截至2018年12月10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总计接收并处理申请人沟通交流申请1500余个,其中抗肿瘤药物的申请600余个,国内药企创新药研发进度驶入快速道。

今年,我国将取消部分进口药必须在境外上市后才可申请进口的申报要求,鼓励全球创新药品国内外同步研发,吸引更多癌症治疗药物在我国上市。在提升用药质量降低药品价格的同时,引导企业加大创新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