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叫你们来就是抬病人的…”急救医生曝光的这个病例值得所有人深思

前几天我们科收了一个病情复杂的病人…,家属质疑急救人员要求其找人帮忙抬患者耽误了抢救时间,搬抬急救担架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呼吁大众要合理正确地拨打和使用120急救车了,但是最近的几件事让我相当恼火,恼火的憋屈,被骂的一点脾气也没有。

昨天曹女士反映,9日凌晨其父亲突发脑血栓,120急救医生要求家属自己找人抬病人下楼。家属花约20分钟找到邻居帮忙。家属称送医后医生表示患者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家属质疑急救人员要求其找人帮忙抬患者耽误了抢救时间,对患者造成伤害。北京120急救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急救人员考虑到患者的安全,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才能抬患者下楼,整个过程未违规。

一则“北京急救人员要求另找人搬抬病患”的消息日前引发社会关注,将原本争议缠身的院前急救再次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搬抬担架的职责究竟该由谁承担?院前急救服务频惹争议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医生、护士、担架工都在,为何无法抬患者下楼?
据网友“身在闹市向往恬静”发微博称,7月9日凌晨,年逾八十的父亲在家中突发心脑血管疾病,家属立即拨打北京急救中心电话,急救人员赶到后“只是简单地测了血压,就让我母亲赶紧找人往下抬人”。这位病患家属质疑,“120急救来了5个人,竟然抬不了一个老人”,且找人搬抬浪费了治疗时间。
此事引发舆论哗然。急救人员的处置是否存在违规或懈怠?急救人员是否有义务帮病人抬担架?
北京急救中心副主任刘红梅说,据她了解,7月9日4时41分,北京急救中心接到患者家属电话;4时58分,急救车到达现场。医生和护士带着全套设备,包括诊箱、插管等。医生给患者量血压、听心率、测血糖,发现患者有脑血管病特征,但基本生命体征平稳。当时患者吐得比较厉害,需要将患者从5楼搬抬到一楼,患者年龄较大、身体比较重。医生和患者老伴儿一起下楼叫搬运工,又找了保安。留下的护士看护病人,给病人清理呕吐物、穿鞋。患者家属又叫了邻居。
“最后,担架工、医生、保安和邻居四个人抬,一起把患者抬到救护车上,护士则拎着监护仪和其他设备跟随。大约5时50分,急救车到达北京潞河医院急诊科。”刘红梅说。
一名急救专家分析指出,这种高龄脑血管病患者,要始终处于平躺状态。在楼道的拐角处,是要抬起担架把患者举过头顶的。当时,护士还要拎着监护仪,因此一个医生和一个担架工很难将患者平稳地从5楼抬下来。
北京市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司机和医生一般会协助患者搬抬。人手不够的话,也会让患者家属帮忙搬抬。
搬抬急救担架,到底由谁负责?
急救人员是否有义务帮病患抬担架,是此次事件引发争议的焦点之一。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急救约等于救护车和搬抬服务。”刘红梅说,我国的急救理念是把医生尽快送到患者身边,那么医生不一定具备搬抬的力量。“实际上,院前急救服务的主要任务,不是搬抬和运输,而是对危急重症患者及时进行医疗处置,因为急救车上配备的是专业的医护人员。”
与此同时,社会上不乏呼吁救护车应配备专业担架搬抬人员的声音。北京市人大代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任宋慰祖认为,需要考虑到患者家里没有多余人手帮忙的情况。对各类外伤内损病症患者,为了不造成二次伤害,应实施相应的专业搬抬转移处理。
在此次事件中,由于患者家属在拨打120时说明患者肢体活动障碍,北京急救中心调度指挥中心在派出急救车时,配置了担架工。但在面对脑血管病、患者个人体征特殊等具体情况时,仍出现了一名担架工不够用的情况。
记者翻阅相关法律法规发现,目前尚未明确提出对急救病人的搬抬责任。对院前急救医生,没有明确要求其搬抬病人。
“虽然没有法律规章要求医生搬抬患者,但是搬抬危重病人一直是我们默认的分内事儿。”刘红梅呼吁,对危重症患者的急救,家属、周围的人、目击者共同来帮助,把患者更快更好地送到医院救治。
“每天出车近千次,只有四五十个抬架工”
今年5月,北京提交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北京市院前医疗急救服务条例》,拟规定院前医疗急救机构应当为有需求的急、危、重患者提供搬抬服务。北京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小娟表示,医疗急救服务是政府举办的公益性事业,是基本公共服务和城市安全运行保障的重要内容。
从草案修改三稿中可以看出,要求院前医疗急救机构提供搬抬服务,并不是“一刀切”,这主要与急救资源极为有限的现状有关。
记者了解到,专业抬架人员不足的情况在全国多地普遍存在。如在北京,急救中心每天呼入电话4000多个,其中要车的约1300到1400个,派出车辆900到1000车次。但是,并不是每辆急救车都配备了担架工。
“经过多方呼吁,北京市拿出财力,给了四五十个担架工的经费。”刘红梅说。
不少急救专家认为,要想让急救资源得到有效利用,让急救人员和设备真正做急救的事,关键在于分类分级调派。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对需要急救的患者采取分层分类救治。其中,急危重症患者由政府提供免费服务;对非紧急的,比如需要搬抬的骨科病人,则由市场化公司提供服务。
刘红梅介绍,在美国,急救体系和消防体系相互交叉,拨打911后,由多警联合受理。比如,发生车祸需要救援,对方会问是否有人员伤亡。如有,会同时派出消防救援车、救护车。消防员都取得了最简单急救资质,可对出血等进行简单包扎。如果是大的创伤,比如颈椎、脊柱受伤,就要等救护车的高级急救员来处理。
“高级急救员也不是医生。若患者需要用药,高级急救员需要请示医生。医生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到现场的,只有发生特别重大的事故时才会去现场救援。而在我国,急救车上的医生和医院急诊科的医生是一样的。”刘红梅说,“我国和美国等国家不同的急救体系各有优缺点,美国的急救理念是将患者尽快送到医院,我国的急救理念是将医生尽快送到患者身边。”
中国医师协会急救分会主任委员李宗浩等专家建议,在规范急救机构行为的同时,进一步加强财政投入,配置具备伤口包扎、搬抬病人等简单急救能力的救护员。同时,在城市改造过程中,老旧小区加装电梯,方便老年人就诊出行。此外,有关部门及时出台适应新情况的行业规范,鼓励有资质的社会力量参与,弥补财政无法兜底的部分。政府应出台服务指导价,并加以监管。

医生在一起聊天最多的话题就是:

曹女士的母亲丁女士告诉记者,9日早上5点左右,81岁的老伴突然出现嘴歪、说话不清楚、腿脚僵硬等症状。他2013年得过脑血栓,我怀疑是旧病复发,于是拨打了120。丁女士说,约20分钟后,两名医护人员到家为老伴检查并测量血压,医护人员要求其去找人抬患者下楼,他们说抬不动。

前几天我看到一个奇葩病人…

丁女士说,她花了20多分钟找到了一位邻居和一名小区保安,两人和两名120急救人员一同将老伴抬下楼。老伴被送到潞河医院后,医生称因错过最佳抢救时间,此时如果溶栓治疗老伴会有生命危险。丁女士说,现在老伴正在观察治疗,医生说暂无生命危险。

前几天我们科收了一个病情复杂的病人…

曹女士认为,120急救人员没有及时抬患病的父亲下楼,耽误了救治时机。昨天她拨打120投诉,对方称可能当时没有担架工,急救人手不够。

我们做了一台难度很大的手术…

北京120急救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9日凌晨4点40分,120急救接到电话称通州区五一花园小区一名老人突发疾病,5点零6分左右,救护车到达患者楼下。因患者家住5层,没有电梯,需要用担架抬下楼。考虑到患者的安全,急救人员提出让家属叫其他人帮忙抬担架。后急救人员与前来帮忙的男子一同将患者抬到救护车中。后台记录显示,救护车于5点40多到达医院。经核查,整个过程没有违规行为。

我被一个无理取闹的病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今天和大家讲一个让我们急救医生恼火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前几天的一个120急救医生被投诉了:家属投诉她服务态度不好。

她和我聊天表示委屈,后来聊着聊着她竟然哭了…

澳门新葡新京赌城免费试玩 ,她告诉我:

那天我是120急救班,接到急救中心调派任务后我们车组很快就到达了患者家里。

患者是一名腰椎骨折的老年女性,拨打120说是摔伤,其实到现场后我们能感觉到患者并不是今天摔伤的,因为在两周前她的腰部做了手术,这次拨打120是为了复查。我和护士也没太多说什么,但是家属的话却让我们很是不悦。

怎么就来了两个丫头片子,怎么把我妈抬下去?一个30多岁的小伙子嚷嚷地喊着,咱们都别动,让她们俩抬,咱们抬不好,要是再摔到我妈可不行。他冲着一旁的几位家属说道。

我,一个女孩子,身高160cm,体重48KG;

护士,一个女孩子,身高163cm,比我稍胖一点;

担架工,中年男性,身体强壮。

您看,我告诉大家怎么抬,咱们一起都搭把手把病人抬下去行吗?我说的很小心,生怕触怒了病人的儿子。

都别管,就让她们抬,花钱让她们来干什么的,把我妈给平平稳稳地抬下楼,告诉你我妈刚做完手术,要是再磕碰到就让你们120负责。他边说边点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抽着。

您看,我们两个女孩子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你这里有这么多男家属咱们一起抬一下好吗?我当时心里真的很气愤,但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来。

我出钱让你们来抬,我朋友凭什么帮你们。

这是帮我们?这是帮你母亲,帮你们家啊。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什么也没说。

他就那么抽着烟,歪楞着脑袋看着我和护士。

他的几个朋友还是不错的,咱们一起帮个忙吧,两个女孩确实抬不动。

不许帮忙,哦,对了,你们120的担架呢,怎么不用担架抬?

您家是老小区,住的是5楼,没有电梯…

废特么话,我还不知道,要不花钱叫你们干嘛。没等我解释完,他又开喷了。

您家楼道太窄了,担架根本就拐不过来,咱们只能拿一个大被子把病人平抬下去。

让你们这个哥们给我妈背下去。他指了指担架工。

腰椎骨折术后,只能平抬,别说背了,您母亲坐都坐不住,您看看咱们一起抬一下吧,我们多用力,您来两个人帮下忙就行。我甚至是在求他。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对120有如此大的怨恨,他不停地在骂着,那一刻我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后来他的朋友实在看不下去了,帮忙一起把病人从5楼抬上了120急救车…

后来他到医院不肯结120的费用…

后来他投诉我服务态度不好…

说完这些话,她又哭了,我真的好委屈,难道120医生就是去给抬病人的吗?我学了这么多年的医为什么现在干的却是体力活?

看着如此一个柔弱的女医生委屈地流泪,我的心里真特么不是个滋味。

可能您会不理解,为什么要医生护士帮忙抬病人?

呵呵,规定,这是规定!

120的一个规定就是:120车组要负责患者的搬抬,家属是辅助。如果因为搬抬不当引发的一切后果全部由120负责。

医生、护士和担架工是主力,家属是辅助,当然家属可以不管,就像上面的那个小伙子。

规定是好的,是为更好地服务患者,但是我想告诉大家,当我们把病人从没有电梯的高层楼房抬下楼后,手是抖的,抓被子得手指也抠得生疼,至于再扎液、治疗、抢救等,我们那颤抖的双手…

我们科里的一个老大夫,50多岁了,出120接了一个病人,他和担架工连背带托地把患者从楼上背下来,后面跟着一群指指点点的家属。

真可笑,真可悲…

后来我们这个老大夫还把腰扭了,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他说:去特么的规定,下次再碰到这样的家属,我就让他直接去投诉我,我还要老命呢。

其实我知道他这是气话,到时候该抬还是要抬的。

这样的例子在平时工作很常见,但是大多数的患者和家属都是通情达理的,大家一起搬抬病人,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患者更快的得到救治!

规定是死的,人心是有温度的。

这种让人气愤的家属有,当然让医生感动的也很多。

几年前的一次急救任务,我到了患者家中,患者是一位60多岁的老年男性,家中只有老两口。患者一侧肢体突发活动障碍,言语不清。我给出的初步诊断就是:脑梗塞。

脑梗塞如果严重是需要急诊溶栓的,是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的。但是患者家住在没有电梯的六楼,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担架工。如果等患者的其他家属到来帮忙可能会延误溶栓的最佳时间,我从六楼把老爷子一口气背了下去,然后送到了医院。

后来老太太心疼地攥着我的手,满含感激的泪水看着我,那时候所有的累和痛全都值得了,心里暖暖的…

最后我想说:

对于医护人员:我们还是需要帮忙搬抬患者,不管规定如何制定,我们是治病救人的,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职责,我们要对生命负责。但是对于那些想把我们急救人员当成搬抬工具的人,我见一个教育一个。

对于需要急救的患者及家属:配合医生护士,大家齐心协力,为的都是能更好更快地让患者得到治愈,彼此关心信任不好吗?

对于120急救的搬抬大家怎么看?我在留言区等您!

最后:我还想请大家关注医路向前巍子,为大家讲述更多120急救人员的急救故事和他们背后心酸的付出,呼吁大家合理正确地拨打急救电话!同时每天也会为大家分享更多的急救知识。健康人生远离悲剧,让我们每天从阅读一篇有温度的文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