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给孩子创造一个环境,维护好他的格局,做一个“交通警察”而已

精、气、神是三样无形的东西,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心理与教育》(立品图书,第一篇 治病要看体质

图片 3

我们学习中医,不仅仅是学习理论思想,还要把我们的感受打开。前几年网络上流行一句话一个从来不仰望星空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其实仰望的是什么东西?大家仰望过吗?看过不同的星星吗?体会过它们的不同吗?你能分清楚哪些是你的感觉,哪些是你的思想吗?这些问题大家要想一想。

《精、气、形、神——中医眼中的人体》

1、无形的生命力

我昨晚才到,觉得这里是有生气的地方,相信在这里学习了八、九个月的同学们都能感觉到。这里有一种生气和神气,不管对于古代人还是现代人来说,这是最宝贵的东西。

无论我们学习什么,或者以何种方式、在什么地方生活,最重要的是中医和传统文化常提到的几个字:精、气、神。这个事关我们真正的满足或者说——幸福。

“精、气、神”是三样无形的东西。我们现代的科学和文化,偏重于研究和学习有形的东西。最近几百年,我们把自己的感受、思想和生活状态,牢牢地跟某些有形的东西捆绑在一起。但这些有形的东西的背后,其实有一个活泼泼的东西,可以称之为“精、气、神”,也可以称之为生命力。

被称之谓什么不重要,因为某个东西一旦用语言表述,就容易被思想界定成一个有限的东西,而它完全可以通过我们的内心来感受。

中医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几千年来,中医是一种实践,既重视传统文化和感受,又不脱离现实生活。

早些年,我有机缘接触到鲁道夫·施泰纳的作品。他讲到最重要的一点:人有心灵。这是教育乃至人类文化最重要的一点。任何一种文化、一个社会机构或者社会环境,如果能够重视人的心灵,能够让人的心灵慢慢地澄清、发展,它就是一个能够持续下去的文化和社会。

虽然,很多人对现在的中国文化有很多疑问,但是,这样一个民族,经过几千年的历史留存至今,绝对不是偶然的。中国之所以能够延续,并且正在重新发展起来,越来越生机盎然,正是因为这些内在的东西,始终在我们的文化和生活中潜移默化地引导着我们,而近十年,传统文化中这些关于精神和心灵的内容重新受到重视。

2、只有变成豹子,才能了解豹子

为什么叫经典中医呢?最近十几年,大家开始对中医反思。虽然,中医的源头在中国,但是最近一百年,尤其最近三十年,从中国周边,比如越南、泰国、东南亚、日本、韩国,再到欧洲、美洲……几乎全世界都在学习中医。

全世界学习中医,跟国内一样,形成了两种不同的方向。一种是用现代的观点,现代的科学语言和研究方法来论证、学习和运用中医。比如做理化研究、药物实验、老鼠实验。这个方法有它的用处,能加深现代人对中医的理解,在某些方面也能加深我们临床医生对中医的认识。

但是,这个看起来是“由外而内”、“由点到面”的方法,是从外面的一根根管子来看一整个豹子,而这个豹子的全貌是什么?仅仅通过几根管子是看不全的。

那么,怎么才能知道豹子的全貌呢?这个问题,我在学中医的时候想了很久,那个时候流行什么系统论、整体论。科学的观点是多层次、多角度各种方法来看这个豹子。

按照中国古人的观点:只有你变成了豹子,才能了解豹子。

对于中医也好,对于传统文化也好,你必须变成其中的一部分。如何变成呢?中医学习、研究和实践的第二个方向,被称为“经典中医”。

运用传统的训练方法,通过静定,提高医者的精神稳定度、敏感度和专注力,这样医生就可能直接体会和感知到病人,乃至环境、草木的能量与信息状态。然后,以传统的中医思维和语言来表述与传授——这是经典中医的学习方法。

3、中医调整无形的层面

现在西医学研究和实践的领域,主要是在物质的、有形的层面,而中医主要是在无形的层面。无形层面中,再分两个部分,一个是精神-信息层面,一个是能量层面。

西方的自然医学也是如此,包括和疗(顺势疗法)、草药疗法、花精疗法,还有西方的能量按摩法等等,都属于在能量、信息层面工作的医学。

最近几年我常去欧洲,有机会接触这方面的医生和老师,他们和我们传统中医师一样,也是基于能量和感受,他们有自己的传承,也打坐或者练功。

精神-信息和能量,这两个部分怎么去体会?用我们的心和身直接感受它。

有形层面,是用我们的眼耳鼻舌身去感受,而现代人更多加入了意识、逻辑、思想去分析。前面是单纯的感受,后面加了主观的东西。这是两个不同的状态。

中医和西医入手层面不同,因此适合的病症也不同。比如要是骨折了,或者创伤大出血,得病部位很清楚,原因也很清楚,很明显的物质层面,当然找西医最快最合适。

但是,更多的疾病,即使它有很多症状在肉体部分,但是它的原因不一定在肉体部分,而在能量层面,或者精神-信息层面,比如人的心理、情绪、性格、家庭关系等等,它被现代医学称为“心身疾病”。

这在现代心理学里能够了解到一部分,在这个无形部分,传统的医学要深刻、全面得多。

还有很多病,有明显的症状,但西医用仪器还检测不出来,这种“无形层面”的病,还没有发展到有形的肉体层面,是中医擅长的。

汉代以前的中医,有不少属于巫医阶段,比如扁鹊。巫,是一个接通天地的状态。

我们学习某种学问,要了解它是在哪个层次、哪个角度理解这个世界。中医,它研究的角度不仅仅是疾病,是关于人的生命。

作为生命,有病的时候要治,没病的时候要养生,最好长寿,能无疾而终。但大众一般关注的都只是肉体层面,而调整生命的能量和精神层面,才是我们通往康复和健康长寿的途径。

就象克里希那穆提说的:我们习惯于用已知去学习未知。大部分人只能用自己受限的意识和思考模式去学习新东西。

4、教育与传神

人对世界的认识是如何来的?

从学习传统文化来说,有两套体系。第一套体系,是逻辑思维,这个部分在中医叫作志意;第二套体系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感受,还有直觉。这个概念,有一个专有名词叫“感通”、“感应”。

比如,《黄帝内经》第一篇里的“昔在黄帝,生而神灵”。他生下来就知道。

我们有过这样的经验,比如去买菜,有时候卖家会推荐某个菜,说这个好……,但你会觉得,还是那个更有气,也许你不一定有“有气”这个概念,只是觉得它“新鲜、好吃”,被它吸引了。

学习中医或者传统文化,要注意这个部分。教育也是一样,我大学毕业后,做了两年半的中医老师,我的体会是,教育也是一种感应。

老师把他所知道的东西,通过语言传输。语言不仅仅是用来给你思考和分析的,语言其实像是“信息包”,它里边有信息,有能量,有老师的心意和感受。这些东西借助了语言,直接让我们接通了老师想传递的东西。

比如说我们品古代的书画,最吸引人的部分是书画中的神气,诗歌等其它艺术也一样。古人叫“传神”。语言、文字、艺术、礼物、态度……,所有的东西都只是传“神”的载体。

在所有的教育里,老师通过各种方法,把他知道的东西传递给学生,如果仅仅是去背诵、记忆,学生获得的,只是初步的了解。

如果老师对他所要传授的内容,有直观深入而长期的身心感受,并在社会生活、自然环境的实践中体悟到,那就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了,这里面就有了鲜活的“神”。

进而言之,如果老师了解这些内容背后的规律,或者与无形世界的联系。古人称之为跟天、地、自然有接通,他其实像一个wifi一样,能帮助学生接通。

这种接通是超乎语言、学科、民族、国家的,就像东方和西方不是绝对一分为二的,西方不只有物质、逻辑,东方不只有心灵,没有逻辑,其实都有。只是在不同时代、不同的地区,人类的视角和关注点不完全相同。

本文摘自《经典中医启蒙——一个中医眼中的生命、健康与生活》

李辛 著  立品图书 近期出版

第三篇 选择对的能量和信息

中医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几千年来,中医是一种实践,既重视传统文化和感受,又不脱离现实生活。

图片 1

最近读了李辛老师的这本《儿童健康讲记——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心理与教育》,耳目一新、挑战常识的同时,更多的是满满的正能量;偶尔歪打正着偷着乐之余,更多的是明晰了很多观念,坚定了未来生活的走向。欣喜之余,给大家分享一个梗概以求抛砖引玉、一窥全貌。

在远古时期,对于神的层面有特定的治疗方法。像扁鹊、华佗、孙思邈这些大医,他们既是医生,又是在修炼、有修行的人,或者道家或者佛家的某些修行人。因为他们有修炼,能体会到无形的层面,能够与这个层面交流互通,在合适的节点来调整这个部分。这样的中医,具有治神的能力。我们现代社会中也还隐约保留着有这种能力的医生。

著有《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ack to thesources for a Modern
Approach》(瑞士,2013);《儿童健康讲记:一个中医眼中的儿童健康、心理与教育》(立品图书,2015);《经典中医启蒙:一个中医眼中的生命、健康与生活》(立品图书,即将出版)。

第二篇 相信孩子自我成长的能力

植物在幼小的时候是不能施肥过多的,因为它的根系还不发达,无法吸收太多的养分,如果浇了太多太浓的肥料,反而会把小树苗的根浇坏,导致小树的枯萎

现在的孩子常常吃的太多太好,在物质和精神上的补给也太多太好,我们现代人缺乏古人那种舒缓而安静的精神环境。

真正关乎健康的问题,不光是我们的身体,还有生活中各个层面的环境和内容,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和家人之间的关系

孩子是一块小磁片,爸爸妈妈是一块大磁铁,尤其是0到3岁的孩子,自我还没有显现,是一个相对无我的状态,他的精神状态和节律是与爸爸妈妈的精神状态和节律,乃至整个生活环境的状态和节律同步的

我们的思想、感受、欲望、情绪不一定是我们自己的,其实都在虚空中,等待我们和它相应。当你莫名其妙生气的时候,不一定是你在生气,是你周围的环境、人传递过来的,我们只是把它抓住了,以为是自己的。

我们先得让自己的内心能够觉察到,然后你能分辨出这个愤怒不是我自己的,这个欲望也不是我自己的,我只是被卷进去了。这些需要我们让自己慢慢的闲下来、静下来,才能体会到的东西

可以设想这样一个场景:一家人天天在一起吃饭,是不用相互寒暄的,大家各吃各的,有时候孩子会顺口说一句话,他不会考虑说的对还是错,爸爸妈妈坐在边上一边吃一边听,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也不用很警觉地竖起耳朵

孩子可能会说想要一把玩具枪或者围棋,你也许会接收到孩子想要枪或围棋的愿望,但如果你在一个放松的、目的性不强的状态,你也许还会听出来,孩子想要围棋的背后是希望妈妈能关心他或鼓励他一下,你可能还会听出来孩子最近情绪有点低落或有点不自信。甚至你可能会发现,这段时间你太强势了,或者批评太多了,孩子说着说着欲言又止,好像不敢说真正想要的东西,当你能看到或感觉到这些的时候,自然就知道怎么和孩子进行内心的交流了。

当你还察觉不到或没有条件来审视自己的时候,即使是上100堂亲子教育课,深度交流课,心灵沟通课,看再多的书都是没有用的

我们的身体也是能量体、信息体,如果爸爸妈妈身体很糟糕,孩子的能量会流到爸爸妈妈那里,最后达到一个低水平的平衡,这就是U型管定律。所以爸爸妈妈自己的状态非常重要

中医眼中的人体,跟现代科学眼中的人体最不一样的地方,是注重观察和研究生命的大背景。这个背景大家应该很熟悉,就是四个字天人合一,或者天人相应。它把人的健康与疾病,放在一个很大的时空架构里面。

李辛: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心身医学硕士。师从国家级名老中医宋祚民先生。

放下焦虑,祝福孩子

不管发生大问题还是小问题,需要把家长的稳定性调整过来,这是一个破坏性的震荡。一个家族的能量场,是紧扣在一起的。父母的能量对孩子很重要。生病的孩子其实是处在一个孤立的状态,家长需要放低对这个问题的反应度,照顾孩子的家长如果能在一个放松、稳定、柔和的状态下祝福孩子,就可以帮助他接通,这是治疗的重要部分。

就像现代社会,国家出一个政策,这就是一个念头,变成了一个文件;那么,社会的文化取向,资金流、信息流、物流都会跟着变化,对不对?这个就是第二个层次;然后有的企业发展起来了,有的企业就要生病了,然后再作用到具体每一个人。

现任上海自道精舍、北京东源文际医疗顾问,杭州天首达脑科学研究所顾问,辛庄师范师资班《中医》教育首席指导老师,瑞士自然医学工作者协会(ASCA
SWISS)继续教育讲师。

带着觉知前行

如果一只狗掉进一个坑里,他会怎么样?

使劲往上爬。

然后呢?

抖一抖吧。

抖一抖,然后它头也不回就走了,对吧?它会回头留恋这个坑吗?

人会怎么样?有些人会待在里面——我掉进去了,好惨啊;有的人甚至拉他都不要起来;还有的人好不容易爬出来了,然后永远都守在洞口,见人就说:你们看,好危险哦,还好我爬出来了,那个真危险,你们小心啊。但是他因此不能再往前走了。

一生会经历那么多的事情,哪有绝对的对错?接着走你的路就行了。不用去适应那么多的标准,你有很多东西都已经具足并且知道。做任何事情和决定,你觉得比较放松和安心,就比较不会有错。

人的一生,总是在疑惑中摸索着往前走。前方道路的呈现和选择,与我们的觉知力和意愿相关,我们所喜欢的、追求的、害怕的、逃避的,都会出现,也会消失。

如果我们不停地往前走,有探索和澄清的意愿,那么,我们内心出现的问题就很快会有答案,并把我们带到下一个路口,在下一个路口我们会更清晰、更平静、更宽大、更放松一点。

这个花有它的力量,不管我们在这里,还是不在这里,它会发挥作用。即使到了半夜,这个花跟教室里所有这些东西,也在一一交感。

图片 2

这是中医判断健康与否的三个基本点:就是资源有没有,渠道通不通,神定不定。

第一篇 治病要看体质

在中医来看,不管这个病叫什么名字,甚至还没有取名字,都不重要,它看的其实是这个无形的东西。

第四篇 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学习任何一个学科,首先要了解,这个学科研究的对象和涉及的范围。中医,不光考虑治疗疾病以及养身,这只是肉体的部分,它也考虑精神和能量的部分。

第二篇 相信孩子自我成长的能力

网络中大量的评论都处于这个水平。不管是对日本、对印度、对中美关系,还是吃素、吃狗肉、医患关系,乃至地域攻击,香港抢购事件我们看到的大量表达,只是条件反射似的发泄,而不是源于对真实世界的观察,清晰审慎的思考,建设性的支持。

第四篇 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它能帮助我们改变能量路线上的流量流速。就像一个交通警察,北京三环堵得最厉害的时候,可能国贸得安排三个警察来疏导,那就是三根针。京承高速路口放一个警察,那就是扎一根针,这根针放在那里是干什么呢?放在那里,就是一个引导的力量,调节流量流速。

本书是李辛在游学期间六次公益讲座的汇总,因此全书分为六篇。内容有关“人体的三焦、气血理论”“人的神、气、形”“如何判断人的体质”“常用治疗方法和OTC药物的正确使用”“如何打坐和安心”等等。

有时候,当我觉得自己有点心胸狭窄、心智涣散的时候,跟有精气神的朋友靠近一下,喝茶聊天走走路,我会感受到他们的浩然之气、心地光明自然也会离这个状态近一些,回归一下。这就是大补!交感就是这个东西。

避免透支能量

现在小孩子普遍有肾虚的问题,很多小孩白天电脑、手机、电玩用的太多,晚上又睡得太晚。四五十岁的成年人,更是耗的厉害。不是时代、电脑、互联网有问题,是我们把这些当成满足无限欲望的工具,把自己的精、气、神都投入进去,无法自拔。

精力是最宝贵的东西,如果你在很多方面都达成不了,不是因为你没有机会,没有钱,或者说没有社会关系,其实是没有精力。当精力足够的时候,身体开阖自如,可以完成很多想做的事情。

举个例子,我住在江苏,来上课前在上海住了一个晚上,没睡好。我住的是浦东新区的张江高科,旁边有很多软件开发园区。上海在中国东面,和北京比是南方,又是大城市,整个上海的气是什么特点?东南方气是往外开的,温度还比较高,大城市的气又是升浮躁动的。所以我在上海没睡好。

第三篇 选择对的能量和信息

很多健康问题不是单纯的肉体问题,还有信息化过度的问题。现代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一直在大量消耗我们的精气神,让我们远离平静、饱满的原点。

这个世界的能量、信息场在一刻不停的交换中,同气相求,同频共振。我们每时每刻有意识、无意识的各种选择,决定了神气的格局,决定了体内气血的分布和气脉的通畅度,决定了我们的健康与未来。

如果自己和家人有比较严重的健康问题,除了需要留意上焦、中焦、下焦这三个部分之外,还需要让自己的“神”保持稳定的状态。

人是一个生命,始终在进行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对于这三者,能量和信息比物质要重要。世界上的能量和信息可以分成两类:第一类是自然能量、自然信息,自然的四季交替,昼夜循环有开也有“阖”。第二类是社会能量、社会信息,所有的社会活动对我们的精神层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干扰。这些能量和信息我们需要使用,但不要完全沉浸在里边。现代人离自然太远了,需要我们有意识地创造条件去接触自然。

我们平常不太注意我们在想什么,往往容易去想让我们不高兴的东西,这是类似一种精神受到病毒侵袭的状态,需要有意识的训练自己。当你想什么东西,你就跟它连在一起,这样东西它所带来的信息和能量是跟你接通的当我们肉体被困在此地的时候,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人是可以选择的,至少在这个方面,我们完全是自由的。

无论我们学习什么,或者以何种方式、在什么地方生活,最重要的是中医和传统文化常提到的几个字:精、气、神。这个事关我们真正的满足或者说幸福。

陪孩子慢慢长大

做父母的要去体会和尊重孩子内在的节奏。

当你对孩子没有预设“你一定要怎样怎样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太多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反而会帮我们找到更适合的路。

孩子在慢慢成长的过程中,如果他内在的生命基本结构是稳定的,家庭是相对稳定的,只要这两点是稳定的,不管他以后碰到什么问题,都能够处理好,而且能够从中学习到必要的东西,这样他永远都在自动升级。

家长必须得让孩子慢慢长大。能够以自己内在的节奏慢慢往前走,即使到了老年,他还是有他活泼的生命力,还是有一颗童心,这个特别重要。这样的人经络是通的,心气是打开的,肝气是舒的……他的身心灵都是自然的、正常的。

我们只是给他创造一个环境,维护好他的格局,做一个“交通警察”,让合适的东西在合适的时候流入,在不合适的时候流出而已。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想了解更多,敬请期待原著完整解读版。

疾病,先是从生命无形的部分,从精神、信息的层面开始出问题;第二个阶段,到气的部分,能量格局和运行规律发生紊乱;第三个阶段,到有形的疾病层面。

目录

什么样的人容易生病?很简单,不能跟着这个大形势共进退的,或者没有资源,跟不动了的。这跟打牌一样,对吧?像周星驰的电影《赌王》,一赌就是几千万,要跟着赌得有钱,没钱就跟不上了。

生病是正常的

首先,需要了解生病是正常的。孩子刚生下来头几个月,他第一次咳嗽、肺炎、拉肚子,便确立了他最初免疫系统的反应模式。有了这个模式之后,第二次再碰到,还会采用这个模式,对的话一切很顺利,不对的话就会不舒服,然后再调整。生病是一个身体自然变化调试的过程。不光是免疫系统,整个的生理系统,包括我们的人格,都是这样一点点成形的

第二,要从每一次生病中学习,细心的妈妈发现小朋友从小到现在,每年发两三次烧,似乎能找到一些规律,有什么原因?是吃多了还是受寒了?你用中药还是西药?有没有效果,效果不好有哪些?大家要注意观察学习,不要每次生病都白生了

第三,安心、静心的状态很重要。心不静的话不可能学习到什么东西。每次急急忙忙应付症状,医生开什么药就吃什么药,医生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孩子整个的生病和治疗过程完全没弄明白

怎么切换呢?我们学习华德福、学习中医、学习传统文化就是一个切换。为什么呢?因为它给我们一个更开阔的眼光和更广大深远的世界。

图片 3

桌上这盆花有什么作用呢?按现在的科学头脑,它没有什么作用。因为这是一个教室,我们在讲课,放不放花有什么关系啊?

觉察,然后收回能量

中医常常提到“开阖”。当我们太疲劳、精力不够的时候,其实是开过了。现代社会,无处不在“开”,所以每一个人要注意“阖”的部分。阖,就是把能量收回来。

给自己一些独处的时间,或者安静的听一首音乐或看一段字,自己喜欢的书,或者找到空隙闭目养神,哪怕只有三五分钟,这些都是“阖”。我们有自然的充电场所,为什么不去呢?哪怕没有自己的院子,就在小区里走一走,在马路上走一走,看看树,看看天,这就是在阖。这才是真正的补,比吃人参、虫草、鹿茸什么的好太多了。我们要跟天地联系,跟自然、花草、土地联系,这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简单方法。

我们的这部分本能被集体化、统一化的志、意覆盖得全面休眠了。有能力考重点学校才有希望,身高必须高一点才好,脑子必须聪明才有前途补就是吃燕窝、吃人参、吃虫草、吃绿豆、吃百合如果这样去理解前途,理解中医的话,真是太可惜了。

体质和神质的关系

人体分为神、气、形。其中,神是第一位,它决定了能量的状态和虚实,能量再决定身体,身体只是最后的舞台。

神有先天的定散和后天的训练,体质有先天的强弱还有后天的调养因素,即使体质不足,只要神定神足,这样的人比较健康,即使生病也容易恢复。“定”是第一重要的。

生活形态的调整只需要做两件事情。

一个是“收摄身心”。

散的人要聚起来,需要进行一些专门的训练,比较有规律的、专注的运动,尤其是慢速的运动,比如太极、瑜伽,训练的同时收摄身心。

长时间的静心散步也是个好训练,至少1个小时,慢慢走,走到身躯和四肢末梢温暖、手指鼓胀才算到位。注意不要看手机、听音乐,也不要聊天。

清而不定的人容易散,必须要有运动和肌肉训练。物质层面的肌肉强健一些,精神上的稳定性就会同步增强。

另一个是“自我觉察”。

当我们有所觉察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自己是定还是散,是清还是浊,随时都可以调整,随时都可以改变,就不会偏的太远。

浊是什么状态?有的孩子或成人的思维、眼光都昏昏的,迷迷糊糊的,身体里面堆了很多杂质,情感、思想也有很多杂质。怎么办呢?先让食物清一点,所处的环境清一点,所接触的信息清一点,所交往的朋友清一点。

交感。这个字我再写一遍,大家要去体会这个。

建立自然的饮食规律

对于中国人来说,大多数人神采飞扬的机会太少了,生机勃勃的机会也太少了。古代诗词里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机会太少了。这也是滋养生命的能量,让自己快乐一下的能量,都是生命力的动能。

所以你看孩子的脸色,只要不是太差,也没有说身体不舒服,吃个冰淇淋不会怎么样。开心了,身体的能量会运转得更好。当人精神很好,体力很好的时候,是可以把它转化成能量的。

先不用挖掘身体原因,还是掌握大原则:

第一,孩子不想吃就不要硬塞给他吃。

第二,能量摄取不要仅仅盯在食物上。其实我们中国人吃的很多,食量很大,但是从生命的其他部分,从外界从周围环境当中吸收能量的能力比较差。

第三,留意基本面。即使你的孩子现在只是吃这些东西,但要看他有没有经常生病,或者非常非常瘦,体质有没有特别糟糕?

我们看到的,都是我们心里的东西,如果你持续在一个担心的、老觉得不够好的状态,问题就会一直很多最后这个状态会固化,固化了会需要更大的努力才能改变。

对于孩子来说,她的生长环境如果是“好像我不够好,我很容易出问题,很多事情我都做不好,不能让我的父母满意……”,这个环境对孩子来说是一个制约和可能影响他一生的心理负担。

家长其实是一个平衡器,既有油门也有刹车,不要放弃驾驶员的角色,全部放弃和全部选择之间有一个平衡。需要你自己来找,原则就是,体会你安心舒服的状态,你可以把握的状态。

心智受困的结果,只能处理眼前一点点小东西,生活当中一些最具象的东西,作为人生存需要的最基本的东西。当然这个部分很重要,应该关注并处理好。但是,如果我们的精神,生命力只是在这样的小范围里旋转重复,无法展开,无法与更广阔的世界更深入的交感,这是对生命的浪费。

第五篇 调整生活形态的两件事情

开就是把钱花出去,钱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精、气、神,就是我们的气血。它从人的精神和肉体能量上能反映出来。

第六篇 放下焦虑 祝福孩子

甚至有时候,你想到某件事,或者某个人,你马上会进入某一种特别的神、气、形的状态,而且那个时候你的思想啊、感官啊,好像跟平时不一样。本来这棵树看着挺顺眼的,在那个状态就想要换掉。必须换!这个也是交感。

第六篇 放下焦虑,祝福孩子

为什么儒释道这么重视惭愧、反省、忏悔,先得觉察到自己错了,才有知非即离的可能。心念一转,神气也就转了,生命列车的方向也转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现代学者所谓的中国的伦理道德,不是外在的强制标准,而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和负责。

治病要看体质

不管什么病,症状只是现象,给它贴了某个标签之后,原本可以变化流动的河流就被限制、冻结在这里了。孩子是什么样的体质?这是中医治疗的前提。

人体分为三个能量中心,下焦是人体的深层部分,用于存储精气,中焦就是要吃东西产生能量的部分,上焦呼吸外来清气,接受中焦输入的水谷精微之气,在输送到全身。

如何辨清体质的九字箴言:

有没有?

通不通?

定不定?

有没有,就是资源有没有?通不通,就是渠道通不通?定不定,就是精神定不定?

任何时候都要看是否有资源。你要判断中焦有没有?下焦有没有?这两个地方能量不够,容易得不单纯的病。

然后考虑通不通?下面这几条可以常常观察一下:

出汗,主要反映了上焦的情况,是不是开的;

排便,反应了中焦是否阻塞;

排尿,反应了下焦是否通畅;

手脚温热还是寒凉,反映了全身能量够不够;

舌苔,反应了内脏的情况和消化系统的流通。

要观察孩子的心情,吃饭睡觉,大小便,这几个部分如果是正常的,或者在正常的范围里起伏,那么孩子不太容易得病,得了病也容易好

第一,不要过度治疗;第二,平时好好休养生息,吃正确的食物;第三,要合理运动,保持三焦的畅通,这是一切养生的基础。

那么,在肉体层面,比如我们被病菌感染了,或者受伤了,这些都是看得见的有形层面。而无形层面呢,比如思想,或者像快乐、悲伤的情绪,这么一种无形的信息场,它也会传播和影响我们。

第五篇 调整生活形态的两件事情

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人的能量,每一个人的思想,以及所有有形、无形、有生命、无生命的一切,它们的能量和信息都是在互相地连通交流,这个就叫做感应。这个词我今天提到好几次,感应。

其实是感应

很多问题是我们的思想创造出来的。如果你觉得什么都挺好的,你看出去的世界会发生改变,好像连空气都会很放松。这些过程其实都是感应。当你觉得都挺好的,对自己也挺满意的,然后孩子的状态,也会被你感应出来。

所以,世间很多幸福和不幸福的事,不是小说里常有的某个表面的具体的原因和结果,其实背后是感应。

徒步过程中,我们在修道院住过。修道院是教士自己修炼的地方。他们告诉我,神父也分成几种,有讲课的神父,也有修炼静心的神父,就是修士。通过修炼,学习作为卑微者的聆听,聆听至高的声音,来自本源的启示,纯洁人的心。

第一篇 治病要看体质

在中医眼中,人的肉体只是一个杯子,重要的是内容物。中国人非常重视内在,重视精、气、神。精神、魂魄、意志、气势、胆略、心量、气魄,还有气血、气机格局这些全都是无形的东西,或者说一个人的软实力。

人之不同于机器,在天平另一边这个部分,有着跟天地万物交感的本能。健康、疾病,更多在于交感出了问题。

虽然,很多人对现在的中国文化有很多疑问,但是,这样一个民族,经过几千年的历史留存至今,绝对不是偶然的。中国之所以能够延续,并且正在重新发展起来,越来越生机盎然,正是因为这些内在的东西,始终在我们的文化和生活中潜移默化地引导着我们,而近十年,传统文化中这些关于精神和心灵的内容重新受到重视。

被称为什么不重要,因为某个东西一旦用语言表述,就容易被思想界定成一个有限的东西,而它完全可以通过我们的内心来感受。

所以,一个人如果得了很重的病,绝对不是因为某种单一因素引起的。虽然看起来都是突然发生的,但背后花了五年、十年,甚至是三四十年的时间来累积这样一个病,一点一点,沿着精神能量形体的次序扩展、固化。最后,所有的层次都出现问题。

希望能从中医的角度给大家讲一下这个部分,也希望大家从学习体验无形的精、气、神,慢慢体会到整个传统文化和身边的一切。

能量和信息,或者能量和精神的交换互通,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我们如果不留意,不去体会,就全都滑过去了。

当一个人的身体有大病的时候,已经是生命列车的方向错了很久了。但有一点一定要记得,心念随时有机会转回,心念一转,神气随时有机会复正。在每一个当下的人事物对待中,我们都在有意无意识的或被动或主动地做出选择。所以,古人说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不敢自欺。

前几个月,我们在法国南部的一条天主教徒的朝圣之路上走了将近一个月。西方的教堂是针对大众的,用来教化和接引大众,给人们一个回归和静心的机会。在古代的大教堂里,有一个区域是留给需要面对自己和至高者的。

南怀瑾老师的书里经常有两个字:精微。有形的物质,其实是一种比较粗大的东西,我们要尝试去体会一些精微的东西。

如果我们流连旋转在一个失中的念头当中,就像登上了开往失常的列车,由此开始由神到气到形的病患。

这些细微的人与人,人与物,人与自然的感应,这些思想、情感、欲望洪流之间的感应,就像空中的各种手机信号。可惜我们常常只关心有没有wifi信号,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无线联通是时时刻刻、细细密密地在进行中。

什么是交感?有没有这样的体会,本来挺安心的,某个人一靠近你,就觉得浑身燥热,心神不定。或者本来挺生气郁闷的,和某个很安定开阔的朋友通了个电话,心胸就突然打开了。这就是某种交感。

在夏天的傍晚散步,能看到空气中有很多小虫子,一团团地在飞;潮闷的时候,你能看到湖里有千万条小鱼浮在水面上呼吸,小嘴一张一张地。人其实也是在这样一个能量的海洋中,在这个宇宙间一起共振,其实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

生命的开阖与互感

其实我们平常也能见到大家习惯用的某些治神方法。比如,我们有烦恼、疑惑、纠结时。这还处在疾病的第一个阶段。有的人可能会到宗教场所,西方可能会去教堂去尝试化解问题。

我的个人经验是,如果我对一件事情一直在犹豫,在思考,我就提醒自己,目前自己的心智程序错误了,应当切换,不行就先放一放。

中国人常说的正气,浩然之气,和缓之气,从容之气,这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变季的时候,老人容易生病呢?资源不够了。为什么现在年轻人也容易生病呢?因为小公司管理不善,提前把自己的资源消耗掉,提前衰老了。

当你不断思考而不能决断的时候,就是张仲景在《伤寒论》里描述的状态:反复颠倒,心中懊恼。懊就是懊悔,后悔做错了,恼就是烦恼,别人看不出,但实际里边的精神、气血、气机已经起变化了。

再比如说,你觉得自己有了问题,烦恼很大。到底要不要买房子?要不要送孩子出国?上华德福还是上传统学校?思前想后的时候,就是我们志意过用的状态。

我们现代人熟悉的是物物交换,你给我一个桃子,我还你一个李子。

交感

不敢自欺

我们每天就是生活在天平的一边,只是在不停地转脑子。如果一个人只会转脑子,跟电脑就没有区别了,甚至还不如电脑。好的电脑还能整理磁盘碎片,还能升级、杀毒、云储存、智能管理,人反而不太容易。

现代人过于忙碌,长期不会用心,忽略自己和别人内心的感受,就会走到过用志意的状态,那就离那个本来就在,对你最合适的那个结果远了。

长期围绕在我们身边的驯服、暗示和教育,长期的对物质的追求和具体目标的执取,使得我们的心智受困,甚至变成类似条件反射一样的简单的赞成/反对模式。这是心智成长的失败,是精神愚昧的显现。

昨天来了之后,感觉北京辛庄这里的土地的气还很厚,收得住,而且气温比上海要低一些,凉降,容易阖,结果今天一觉就睡到七点半。在过去的一个月,我在江苏五点就醒了。这就是地域和环境带来的开阖。

再比如,同样经济都下滑,那么,什么样的公司更容易倒呢?第一,资金量不够,对应人体就是身体比较虚,能量不足;第二,内部管理不善,进货的质量有问题,或者是销售渠道没做好,公共关系也没理顺,这个在人体就是经络或者五脏六腑堵塞,内外、表里接通得不好;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最高领导不是一个明智清晰的人,这样的公司很危险,对应人体,就是神不定。

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选择,不管是吃哪种汉堡包,还是要跟谁结婚,只要你处在这个状态下,古人叫做临事不能决。不能决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而且只会用后天志意来分析比较判断了。鸿门宴上,项伯把拿出玉佩示意项羽下决断杀刘邦的时候,项羽在那里反复颠倒心中懊恼,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对于一个小小的人体,环境的温度、土地的状态、气候的变化,它有一个大的场域,而这就像是全球的经济形势一样,是一个很大的力量。作为个体,就像是一个小公司,当全球经济都在往上走的时候,小公司就跟着往上走,当全球经济都下滑的时候,也往下滑,这个就是天人相应。

精、气、神是三样无形的东西。我们现代的科学和文化,偏重于研究和学习有形的东西。最近几百年,我们把自己的感受、思想和生活状态,牢牢地跟某些有形的东西捆绑在一起。但这些有形的东西的背后,其实有一个活泼泼的东西,可以称之为精、气、神,也可以称之为生命力。

阖是什么?阖就是能量收回来的状态。自然界,冬天是阖,晚上是阖,人体也是顺应这样一个节奏,这个叫天人相应。所以《黄帝内经》有句话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很美吧。

扎针的时候,这根针插在你身体里,你的身体既不能吸收它,它也不会像冰棍儿一样融化,并没有任何物质成分进入体内。那它怎么来帮助你呢?

早些年,我有机缘接触到鲁道夫斯坦纳的作品。他讲到最重要的一点:人有心灵。这是教育乃至人类文化最重要的一点。任何一种文化、一个社会机构或者社会环境,如果能够重视人的心灵,能够让人的心灵慢慢地澄清、发展,它就是一个能够持续下去的文化、机构和社会。

治神